《祝我好好孕》最真实生产纪录片:生孩子,不是浪漫的事

生小孩和生纪录片,哪一个比较难?花费五年的时间,纪录片《祝我好好孕》纪录「助产师」这个几乎被台湾人遗忘的职业,如何透过顺势、自然的技巧协助妇女生产,用摄影机拍下诞生的美好。

希望影片能呈现真实的过程,电影不刻意迴避裸露镜头,却因此第一次分级审查被分为「辅十二」级,导演无法接受评审对生产的误解、对女性身体裸露的负面观点,于是透过一再沟通,不仅扭转分级审议结果为「保护级」,也促成文化部全面检讨分级审议的制度。

生小孩和生纪录片,哪一个比较难?由苏钰婷和陈育青共同创作的《祝我好好孕》,用五年的时间生一部作品,加上导演自己的孩子,共有十几个宝宝在拍摄过程中蹦出来!

《祝我好好孕》最真实生产纪录片:生孩子,不是浪漫的事

《祝我好好孕》最真实生产纪录片:生孩子,不是浪漫的事

《祝我好好孕》最真实生产纪录片:生孩子,不是浪漫的事

她们纪录「助产师」这个几乎被台湾人遗忘的职业,如何透过顺势、自然的技巧协助妇女生产,用摄影机拍下诞生的美好,也纪录现代人对生命的期待、不安、恐惧⋯⋯。两位导演带着孩子一路走过独立製片艰辛的过程,深感生小孩和生纪录片都很有挑战性、也很有成就感。

苏钰婷和陈育青选择用双导演的方式合作,互相支持、充分利用育儿夹缝时间工作。拍摄生产的时程总是很难预期,陈育青先把孩子哄睡了、背在身上工作,等到孩子快醒了,就急 Call 苏钰婷上场继续。遇到正在拍摄重要画面、孩子却醒了,妈妈要火速塞奶「消音」。细心的观众可在看片时听到一些咿咿呀呀的「画外音」,就是导演小孩的外星语!前作《祝我好孕》后製时,苏钰婷也在怀孕后期,到五楼公寓的剪接家一趟要停下来休息三次,才能抵达;短版首映当天,来了好几位助产师捧场,她挺着足月的肚子出席,对主持人说,等下就可以直接在戏院生了!

《祝我好孕》一连得到新北市纪录片奖、女性影展银奖、香港华语纪录片冠军肯定,鼓励两位导演继续生下一部长片。新片名一直乔不定,苏钰婷还让女儿抓周选片名,非常逗趣。从《祝我好孕》到《祝我好好孕》,多了「好」字,生女又生子,她们号称「包生製片组」,全然感受不到少子荒!每一次放映结束,观众总会好奇导演如何选择拍摄对象?为何经历那幺曲折?主角琬婷在舞台剧演出时大喊「我不要剖腹产」,现实生活中,她却怀有胎位不正的宝宝,摄影机跟随她出入不同医院、用各种疗法寻找自然产的可能,一直到生产前一刻都没有人知道她能否如愿?另一位主角诗薇,产后数月孩子遗憾病逝,让拍摄团队震惊又悲伤,几乎无法继续拍摄。

苏钰婷和陈育青认为纪录片并不是梦幻唯美的广告,她们希望影片能呈现真实的过程,并不刻意迴避或裁切裸露的镜头,第一次分级审查被分为「辅十二」级,评语写道:「内容涉有孕妇生产过程⋯⋯对未满 12 岁儿童之行为或心理有不良影响」。导演无法接受评审对生产的误解、对女性身体裸露的负面观点,于是透过记者会、公听会、陈情,一再和相关单位沟通,不仅扭转分级审议结果为「保护级」,也促成文化部全面检讨分级审议的制度。导演说:「生产是全家人的事,我们希望社会以正面、正常、正确的态度来看待」。

《祝我好好孕》入围 2018 釜山影展竞赛单元,在世界级的影厅让韩国粉丝感动落泪,映后一位男性观众大喊:「何时在韩国上映?」但导演想让台湾观众抢先一步,决定发起「台湾囡仔顺产计画」,要集合众人之力将《祝我好好孕》推上院线。

募资计画已于 3 月 8 日起跑,设定三阶段目标,预定 6 月 6 日在戏院上映,并提前于五月举行全台四地六场的募资首映,最终希望结合 NGO 推动公益巡迴放映,落实生产教育和生命教育。

《祝我好好孕》院线上映&公益巡迴:台湾囡仔顺产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