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恩师】我身虽损伤心不瘫痪

我的老师裕兴是一名脊髓损伤者,长期使用轮椅来行动。就因为这样,他才能更深入地教导同样也是脊髓损伤的我。我在20岁时因背痛,变成胸部以下没有知觉的瘫痪者。后来偶然上网浏览,得知台湾脊髓损伤协会的讯息,便去台湾学习生活和自理。


在报到后,老师带我去宿舍,熟悉环境后再进行个人评估。老师向我们解说有关脊髓损伤的情况,颈髓是C,胸髓是T,腰髓是L。脊髓损伤可分为完全损伤和不完全损伤,完全损伤,就好像用剪刀把电线剪成两截,是完全不能再通电。不完全损伤,宛如那条电线,虽然大部分损坏,但还藕断丝连。有的是断二分之一,或百分之一。在这种情况,还是有感觉的,只是强弱之分。

【我恩师】我身虽损伤心不瘫痪在桃园三个月,我经历了过去35年没做过的事情:烹饪!

老师也向我分享他的故事,并教我一些自理的技巧,如何翻身起身,轮椅移位,穿脱衣服,预防褥疮。老师说:“移位的方法有很多。当觉得那一种最适合你,就使用那方法。”是的,方法总是很多,总会找到一种是最适合自己的。老师还教导我敲尿法,让括约肌松懈,再用压尿法排尿。由拥有同样经历的人传授,效果更加深入,因为身同感受。

老师每天陪我们出户外路跑,教我们上下斜坡的技巧。同学们年轻,受伤期也短,他们飞驰得很快,转眼就不见人影,我跟不上,老师陪着我慢行。在野外,放生课程时,他载我们去社区,途中把我们放在不同的地方,然后向陌生人问路,并要求和他们合拍照片,再前往指定的地点会合。

老师说:“主动和陌生人交谈,是要克服羞涩,这也是一种训练。”在要求和陌生人拍照时,我大胆地对一位长官提出请求,那长官很乐意配合。在受训时,每天做早操,到户外推轮椅路跑,回来后,还要拿哑铃,锻炼臂力。训练平衡力、肌力和肌耐力。

裕兴老师常灌输不放弃精神

在桃园的三个月,我经历了过去35年没做过的事情:学烹饪(煮出来的麻婆豆腐同学们都赞许)、游泳(套上泳圈在池里泡水)、射箭(老师怕我坐不稳帮我绑紧腰带),还有玩钩球、槌球、羽毛球、乒乓球、地板滚球……我这只囚鸟还飞去了海边,对着大海许愿:“希望成功完成生活自理学习,不用再依靠别人,甚至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老师常灌输永不放弃的精神,要我们从“心”站起来,他说:“瘫痪只是有些不方便,但不是生活的重心,要懂得自我调适。学习自理,重拾自尊,要觉得自己还是个有用的人,加强学习的动机。否则,瘫痪者将永远都要依靠家人的协助,也永远也离不开家人的照顾,这就会拖累家人也不能出外工作。复健不是魔术师也不是医生,不能把一个瘫痪的人变成可以走路的人,但是,可以把身体残余的功能发挥到最大。”

【我恩师】我身虽损伤心不瘫痪来到台湾,我学习了很多技巧,加强了心理建设,令我改变很多。以前很多事我都不能做,也不敢去想,在这边我都做到了。

由于不曾复健,长期没有运动,突然要接受大量的体力训练,结果,我的手受伤了。两个手腕麻痹刺痛,握力减弱,没有触摸感,十根手指的关节处在夜间会疼痛而醒。老师载我去医院问诊,医生的诊断是腕隧道症候群。老师就减少我的训练量。经过一段时期的疗程,才逐渐康复。

【我恩师】我身虽损伤心不瘫痪老师说:“主动和陌生人交谈,是要克服羞涩,这也是一种训练。”

在签证快到期时,他还特意载我到移民厅办理延长手续。平常在上课或活动时,老师都会拍下照片,然后把它制作成视频,在结业典礼时,播放视频,让我们观赏过去美好的回忆。毕业班的同学,每个人都要发言,当时我说:“来到桃园这地方,发现原来就是我梦中的桃花源。来到这里,让我学习了很多技巧,加强了心理建设,令我改变很多。以前很多事我都不能做,也不敢去想,在这边我都做到了。真的很感恩中心所提供的环境和设备,而老师悉心的教导,让我受益良多。

在结业时,老师还亲自帮我戴毕业帽。当时我的眼泪立即滚了下来,我们依依不舍,因为我这次回国,不知何时才能重聚?裕兴老师,我会永远记得你,感恩有你!

特约:洪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