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梁心:Young old照顾者压力爆煲

快活梁心:Young old照顾者压力爆煲 照顾不容易——照顾认知障碍症患者,不单是日常起居生活,还要面对患者行为问题。(谢伟豪绘图/明报製图)快活梁心:Young old照顾者压力爆煲

我从来没有见过祖父、祖母,甚至是外祖父和外祖母;因为他们全都在我未出生时已不在人世了。据知父亲年幼时双亲早已去世,他是由他的伯娘(我们唤她细伯婆,因为她是二房)一手带大。对于细伯婆,我印象深刻。她和我们一家非常亲近;相信她是视我爸爸为亲生儿。我们几兄弟也十分喜欢她。记忆所及,她还常常和我们三兄弟一起开枱打麻将呢!当时的印象,细伯婆是一个很老很老的老人家了。

现在回想,细伯婆当时大概只有60多岁。换句话说,只不过是我现在的岁数;亦即是说,她只可算是young old 。但在上一代概念裏,老便是老,又何来young呢!因为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人生七十古来稀。但是到了今时今日,这句说话已经不大準确了。莫说70,就算是百岁人瑞,虽不能说是比比皆是,但也是绝不稀奇的了。

政府统计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香港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达到116万,即佔总人口的 17%。而根据估算,大约7%的老年人自我照顾能力会出现问题,而在75岁以后,自我照顾能力下降比例会上升至14%。亦即是说年纪愈大,自我照顾能力只有急速下降。而在这些老年人中,认知障碍症患者更佔了相当大的比例。据研究推算,在2009年,香港的认知障碍症患者已超过10万之数,而到了2039年,更会翻三倍,超过33万。

相信在我们这群young old中,对自己步向老年的情况,尚且未有呈现太大的困扰和忧虑。但是很多young old要面对父母自我照顾能力丧失的压力。在我们这一辈人当中,如果父母仍然在世的话,必然是85岁或以上的old old了。耆老者慢慢丧失自理能力,起居生活要由他人照顾是常见的情况。因此在认识的young old当中,有很多都要担当一个新角色,就是要肩负起照顾年老父母的任务。

照顾认知障碍父母濒临崩溃

其实亲属照顾者的角色真的不容易,他们所面对的压力确实是非比寻常,尤其是要照顾一个患有认知障碍症的父或母时,真是少一点体力、耐心、时间、知识及孝心也不成。作为一个老人科医生,我曾遇上不少个案,都是儿女带同患有认知障碍症的父或母来看病。但是在倾谈之下,发觉最需要急切治疗的,不是患有认知障碍症的病者,而是正在照顾他们的家属。照顾者的压力往往已到了顶点,濒临崩溃边缘。

照顾一个认知障碍症患者,尤其是自己的父母,那些压力真是不足为外人道。日常生活照顾,如食药、睇医生、一日三餐,渐渐地更要协助洗脸、刷牙甚至是上厕所等,已是很不容易的工作了。但是照顾一个认知障碍症患者最大的挑战,往往是患者的行为问题。记忆力衰退,患者会容易遗忘,但却起疑心,自己忘了东西放在哪裏,却怀疑身边的人偷去。有些是日夜颠倒,正所谓,你睡觉,他起牀。更有严重者,会有幻觉,继而引致攻击及失控的行为。

牺牲生活走进死胡同不自知

认知障碍症患者或会做出常人看来「难以理解」的行为,例如随时随地吐口水、半夜起牀骚扰家人、玩弄自己的排泄物、无故高声讲粗话、指摘家人盗窃财物、不断重複叙述同一件事情、猜疑及诬告别人陷害等。这些行为都对照顾者造成很大伤害及精神负担。除此之外,照顾者还要有心理準备随时会遇上突发的意外,例如患者会跌倒、走失或中风等。一旦意外发生,我们便要寻求多重部门的协助,包括医疗救护车、医院急症室、紧急援助部门,甚至警察。这些压力听来已是无比沉重了,但是很多儿女照顾者往往都没能把这些压力辨认出来,更没有把它疏导及处理。

我有一个朋友,50岁便提早退休,全职照顾患有认知障碍症的母亲。在这10多年间,她都是独自扛起照顾妈妈的重责。因经济及居住环境的缘故,她没有聘请外佣协助,凡事亲力亲为,由家务以至护理都是一力承担。纵使我们一班好友相约叙旧,她都往往因为妈妈没有人看管而被迫缺席。甚至是好友嫁女的邀请,她虽然事先作了多番安排,但是在当天黄昏,她仍要匆匆赶回家接手照顾母亲。

各人也感受到她的巨大压力,曾建议她让母亲到日间护理中心或院舍居住,以减低个人压力。但是她就是放不下,觉得自己既然退休了,便应全职照顾母亲。而且她自觉自己最懂母亲,照顾由她来做是最好,无人能代替。因此,她自己走入了一个死胡同而不自知。她常常会无缘无故痛哭,甚至最后感到抑郁、焦虑及对任何事物也失去兴趣,其实这是十分危险的事。

关顾自己身心保持成长发展

事实上,有不少young old照顾者,都是到了「顶唔顺」的阶段,才察觉问题所在。要知道,压力感及负担感是互相影响的。压力愈大负担感愈重,负担感愈重,照顾能力愈减弱,如此恶性循环,照顾者最终会不堪负荷。

因此,young old照顾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关顾自己的身心健康。首先,要察觉负担,没有人能提供24小时的照顾。一定要作出安排,放鬆心情、定期喘息;考虑另找家人暂代照顾之职。如情况许可,应积极考虑聘用外佣代为分担照顾。我们亦应寻求社区资源,如安排患者参加社区机构的日间护理或活动等。总之,照顾者必定要紧记就算是肩负了全职照顾的责任,都一定要保留自己的社交生活及空间。如果发觉连上社交媒体的时间也缺乏,那便是一个大危机。负面情绪积聚后,我们随时会感到焦虑、担心,甚至绝望!因此,一定要先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到他人呢!知识的装备及经验的分享亦是十分重要。

不过,最重要者,我认为是:个人成长的需要。纵使是young old,个人发展仍然是必须的。其实每一个人都要有继续成长及发展的需要,学习新知识、接触新事物、追求自身潜能的发挥才是保持心身young young的最大秘诀!

作者简介:老人科专科医生,一直从事老年医学及老年学研究,积极参与义务工作,从医管局退休,仍不遗余力推动长者健康教育及医疗服务。

文:梁万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