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byTaiwan!听完Google施密特的座谈

PoweredbyTaiwan!听完Google施密特的座谈

今天有幸去听了 Google 执行董事长艾瑞克‧施密特与退休的施振荣先生的「探索创新的无限可能 The incredible exploration」对谈 ,也许是因为对于「施施配」期待过高,在结束时觉得有点不过瘾。当然总归而言,这是一场很有启发性的演讲与对话,许多报纸已经报导了施密特的演讲重点,但我认为这场活动的启发性不是来自于 演说内容 ,而是来自于整个场子反应出来的政治张力。施密特有一股稳重的气质,感觉是一个恩威并重的老闆,但是也有老美一贯的幽默感,让整场偶有尴尬的活动,多了一点轻鬆。

PoweredbyTaiwan!听完Google施密特的座谈
台湾与韩国

归功于主持人不弃不馁的追问与特意铺陈,在施密特连续好几次礼貌的闪躲后,整个活动的第一个亮点还是很不幸的落在「台湾跟韩国,今晚你选择哪一道?」这个议题上,硬是要看施密特如何回答台湾与韩国的不同在哪。当然在场的许多人都对韩国的反感是可以理解,施密特小心委婉地回答:「我觉得人都很像,每个国家都希望自己很独特,跟别的国家不一样,但是人类的需求最终是一样的。」但是后来这个话题还是演变成全场观众对于「我们讨厌韩国」这件事情,高声欢呼鼓掌,整个比施密特说要在我们这里建置亚洲最大数据中心还大声好几倍,施密特尴尬的坐在那里微笑。我有点楞住,这感觉有点 over 了。

施振荣先生后来做了说明,他觉得韩国厂商是大家的敌人,台湾则是大家的伙伴,这样听起来比较道理,但是之前主持人挑起的反韩情绪,真的怎幺想都很不恰当。需知道台湾人的泡菜心结是一个 複杂的情绪 ,不是一个「哈」字可以完语,也不是一个「恨」字可以了结。真实存在的不爽,不适当的宣洩管道。

台湾与美国

当然,这个情绪铺陈的好处是,让我开始回想施密特的演讲中,到底多幺把台湾当一回事。他的讲稿里,一再提及许多台湾科技上的发展是赢过美国的,数都数不完,什幺光纤舖设率啦,上网率啦一大堆,他也表示台湾的 Android 工程师很优秀,是在美国以外世界上贡献度最高的一个团队。简而言之,就是说了很多「台湾比美国有优势」的话,也许我的期望又太高了,场面话之外有用的资讯太少,尤其是在关于,呃,「创新的无限可能」这个主题上。比较希望听到平台跟架构在未来应用上的概念,或者他预期 Google 要如何应战那些与特定 Device 做完整软硬整合的品牌,如 Apple 与 Amazon。

整场施密特再三强调的是「开放是我们的哲学与态度」,而相信开放与分享才是最好的政策,他多次的明示与暗示,政府应该更大力地拥抱开放系统,开放态度,并且用实际的行动来援助台湾网络的建设。这时候施振荣先生来了画龙点睛的两个字:「Open wins」,整场的第二个美妙的亮点。

台湾与中国

讲到数据中心,「我选台湾因为我喜欢你们」施密特半开玩笑的如是说。这个背后的千言万语跟千思万绪很值得研究。如果 Google 没有跟中国政府闹的如此不愉快,今天数据中心是否仍会第一优先选择建在台湾呢?我偷偷地在想。感谢不管是客观还是主观的因素,如今是会建在台湾了,我们又要如何看待,如何把握这样的机会?

台湾本身的竞争能力在现在这个地球村里,显然是有不错的地位,但是在许多地方,我们还需要更努力,例如扎实的创新。这点施振荣先生讲的非常令人动容:「我觉得创意跟创新不是同一件事,所以在组织里,最重要的两件事情就是创新跟纪律。创新,是有纪律的创意,是有价值的创意,是有市场有观众的创意,而非天马行空。」他说的是片段的英语,但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

台湾的竞争力已经不再是便宜的劳工,也不再是组装的天堂,这些劳力密集的产业,已经渐渐移往中国。中国接管了「手脚」,台湾要开始主宰「脑袋」了,开始需要创新设计的人才,而我们教育体制在这方面,似乎需要跟进。

台湾与台湾

活动过程中,也让我深深体会,台湾也是台湾最大的敌人,不管是政党之间斗争或是民间的集体意识,让许多事情都容易泛政治化,这会导致我们在前进世界时,遭到阻碍。在国际访客面前大声说着不喜欢另一个国家,说明着我们对于竞争者,还不能用正面的态度去面对,告状或是撒娇并不能为我们赢得太多的国际伙伴,外交官的智慧其实不在圆滑,而是在用心维护跟自己利益相关伙伴。谁知道未来我们忽然会仰赖谁来生存呢?大方地面对敌人,也是一种高度与潇洒。

不只是「Made in Taiwan」,而是「Powered by Taiwan」

一支 iPhone 的价钱里,我们的代工厂赚走 5%,而设计的 Apple 公司吃掉 55%。台湾之光的 HTC 虽然在大力追赶,但我们需要更多对的人才,才能活络对的 business。薪资的竞争力不足是很严重的问题,眼睁睁地看着中国用 3 倍薪水挖走我们顶尖的人才,如果政府不好好布局的话,将来恐怕会出现人才断层,连「脑袋」这个优势都输给别人。良善的创业的环境及其支援与资源,也是推着台湾走向创新的重要因素,因为这样才可以 crowd-source 出台湾的下一个优势。

我们的竞争力现在落在知识与创新上,台湾要从砖头工变成建筑师了。不但是教育上要开始加强创新与批判的能力,也要正视挑战。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来自全世界的竞争,如果你还是个学生,你的劲敌可能是来自德州的孩子,印度的孩子,中国的孩子,而非是你隔壁班的那个资优生。我们要开始想自己的世界排名,因为现在地球太小人才太多,做什幺事情很难只看台湾了。全球化之下,我们是大机制里的一个枢纽,再厉害的枢纽也不能单靠自己而存活,越开放越创新,就越不可被取代,其实这点跟 Android 的精神,还蛮有相似之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