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40岁的崭新开始》:向耀眼的70岁前辈学习「大人的丰饶」

大方地为他人付出

不摆架子。

对待任何人都抱持着这个态度。

耀眼的七十岁长辈们,因为从不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所以总是非常谦虚。

我们都应该学习,遇到不懂的事便坦承「我不懂」,并且能坦率地请教他人。

我有位透过书信认识的七十多岁朋友,他的兴趣是驾驶游艇四处旅行。有一次他直率地问我:「松浦先生,我这次打算去伦敦待一个月,你有没有值得推荐的好地方呀?」

我听了也绞尽脑汁思考,把我喜欢的伦敦饭店、餐厅和景点都告诉了他,

结果他真的去投宿我推荐的饭店,也照着我推荐的景点游玩,旅途中还寄照片给我,说他玩得非常开心。

当然,我从他身上学到的东西远远多过我能够推荐给他的,但他对于年纪相差甚远的后辈的建议依然直率地听进耳里,正是这个人的魅力所在。

他身边的朋友担心开游艇有风险,常劝他别开了,但他的好奇心依旧旺盛。工作方面,也有人劝他退休,但他仍然继续工作,理由是:「我还有想为人们做的事。」

他态度谦逊,而且有着未竟的心愿,所以能够继续人生的冒险。


再来看到七十多岁神采奕奕的女性前辈,给人感觉总是比年轻人还要年轻。

永远精抖擞,更重要的是态度落落大方。

不论穿着品味、待人接物,她们总是大方展现出毫无矫饰的一面,显得无比耀眼。每次我见到这样的女性都觉得很佩服,她们最迷人的地方就是一点都不装模作样。

最近有一位让我觉得很耀眼的女性前辈,身为企业经营者的她非常迷人,个性落落大方,年龄超过七十岁了,仍然相当有活力。

今年夏天她策画了一场庭园餐会,我有幸受邀前往。场子上,她始终笑容满面,大方地与宾客谈笑,最厉害的是,没有压迫感,把在场的人照顾得无微不至。

像是她因为担心独自前往的我感到无聊,特地拉了人过来介绍给我认识,而且不只是介绍而已,她还大方地、详细地向对方说明松浦弥太郎是怎样的人,对她而言又是多幺重要的朋友。

她没有说:「这位是《生活手帖》的总编辑,松浦弥太郎先生。」而是介绍:「这位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请你也多多指教喔。」多亏她的引荐,使得我和初次见面的人也有了非常充实的对话。


她的体贴之处不止这些,当餐会进行一段时间后,她翩然来到我身边,倏地悄声对我说:「松浦先生,你先离开也没关係喔,不用跟大家打招呼了,就若无其事地先回家休息吧。」

她晓得我在餐会这种场合总是不太自在,又不会喝酒,而且还习惯早睡早起。

即便身为餐会的筹备人,她完全不在意餐会是否能够在众人的全程参与下圆满落幕。多亏了她谦和的体贴,不习惯餐会的我才能够度过一段愉悦自在的聚餐时光。那个夏日午后让我再度下定决心:「我七十岁的时候也要成为如此耀眼的人!」


此外,她还非常勤于提笔。我自认为算是常写文章的了,却远远不及她的勤奋。作家桐岛洋子女士也是非常耀眼的七十多岁女性,她曾说:「若说我有任何一丁点成就,原因无他,那就是勤写文章。」

桐岛女士二十岁时就已经在《文艺春秋》杂誌工作,当初工作的契机却是她寄给友人的一封信。友人的父亲是《文艺春秋》当时的编辑—作家永井龙男先生,永井先生读了寄给女儿的信,对于寄件人的文笔惊豔不已。最初以总务职位录用桐岛女士,后来桐岛女士回给读者内容亲切周到的信得到上司的肯定,才有机会转往记者的职务发展。

写信这回事常令人有些犹豫,因为把内心所思化为白纸黑字,多少会感到害臊。但说不定,能够大方写下心里所想,正是这些大前辈们永远耀眼的祕诀。

向前辈学习「大人的丰饶」

我一直深信,好奇心相当重要,因此每当遇到耀眼的人生前辈,我总会厚着脸皮抓住人家问东问西。

例如和长辈用餐时,看到对方穿着缝製精良的西装,我便当场问道:「请问您这套西服是在哪里买的呢?」大人的丰饶在网路上根本查不到资料,直接开口问最快。

「这套是在○○西服店订做的,那家店每年会从义大利进一次布匹,我都挑那时候去选布。」

听到他的回答,我脑中的想像更有画面了:

「有机会我也要订做一套自己的西服!」我也同时学习到:「果然真正质好的西服不能买现成的。」


当你踏入大人的世界,有那幺一天,价值观会倏地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得把手边的东西都整理一番。」之前觉得很棒的东西,到了某个时间点,你会突然觉得怎幺看都很孩子气。

然后自然而然地认为:「我也该进入下一个阶段,换上适合大人的穿着打扮了。」

这正是往上爬一阶的最佳时机,虽然站上新的人生舞台难免徬徨,但这些丰饶的大人、耀眼的七十岁人生前辈就是我们最好的指标。

向前辈请教时,不必觉得抱歉或有所顾虑,儘管放胆询问,然后大量地学习。

我打从年轻时就交了许多长辈朋友,常有长辈对我说:「我是那家西服店的老主顾,要不要一起去逛逛?我买一套西服送你。」

年轻时候的我只想着不能这幺厚脸皮,连忙谢绝长辈的好意:「那怎幺好意思,不用啦、不用啦,西装我自己买得起,我也在工作赚钱呀。」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这是非常失礼的态度。对方内心当时应该在嘀咕:「是吗?真是遗憾,我还在想让你穿穿看真正好的服装,从中多学点东西呢。」

婉拒有时候等于是不给对方面子,因此当下应该开心地接受对方的好意。换句话说,要得人疼就要懂得给对方面子。

到了现在,每当有长辈说要买西服给我,我都会开心地接受。因为我明白到,大方接受才是回应给对方最大的敬意。

我的长辈朋友当中,有一位曾经做了一件非常潇洒的事。他在我生日时送了订製西服的礼券给我,因为他记得我们曾聊到订做西装的事。

这份礼物可是由一流的裁缝师傅帮我量身订做全套西服呀!面对这份豪华大礼,我高兴之余也不免犹豫了起来:「怎幺办?我能收人家这幺大的礼吗?」

但是我想到,做个得人疼的晚辈就是对长辈最高的敬意。对方既然愿意分享他大人的丰饶,我就该让他尽兴地倾囊相授才是。而且这位裁缝和长辈是老交情了,由如此资深的裁缝师傅帮我量身订做衣服,一定能从中学到许多。于是我决定接受好意,和长辈一同前往西服店。

包括挑选布料,仔细地量尺寸,「想要什幺样的钮釦?口袋呢?打褶的部分呢?」在与师傅讨论细节、规画一套最适合我的西服过程中,我学习到了许多事物。而且试样也不是一次就搞定,到缝製完成,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每次去到店里,对我而言都是非常珍贵的课程。

至于带我到西服店的那位长辈,打从看着裁缝师帮我量尺寸时便一直笑容满面,必定是他原本就喜欢送人东西,加上我接受餽赠让他脸上有光的关係吧。他甚至对我说:「今天很谢谢你啊。」我吓了一跳连忙说:「该道谢的是我呀!」


当我心怀感谢、厚着脸皮学习大人的丰饶时,总会心想:「如此的大礼,我要是独吞,会遭报应的。」

我从前辈的餽赠当中学习到的事物,势必要有所回馈才行。

我能为对方做的事,是什幺呢?

要回馈这份丰厚的礼物,我又能为社会或身边的人做些什幺呢?

这些问题的答案,正是学习大人的丰饶时应该付的「学费」。我暗自下定决心,有一天一定要把收到的大礼一分不少地回馈出去。

以父母为学习範本

在想像七十岁的自己时,必须考虑到老年时期的观点。

冷静地预想自己会怎样地老去也是很重要的。

而最佳的参考範本,便是自己的父母。照顾父母的老年生活很重要,但同时你可以仔细观察,并深入理解老年生活会遇到的状况。

因为父母是最接近自己的研究个案。

「到了这个年纪,无法做这件事的时候,该怎幺处理?」

「在还没到这个年纪之前,应该先把这些事学起来。」

除了观察健康状态,手边的金钱还有多少可用?拥有哪些财产?应当珍惜哪些事物?透过深入观察父母,确实掌握自己老年生活可能发生的状况,也就能够知道事前该做哪些準备了。

坊间出版了许多关于「如何为老年生活做準备」的书籍,说不定我这本书也会被归到这个类别里头吧,只是,这类书上写的大多是一般论,不见得全部适用于自己。此外,不论书上写了再好的建议,自己如果没有切身感受,这些知识学也学不来。

因此,我建议男性观察父亲、女性观察母亲,从父母身上切实地感受与想像,如此一来七十岁的样貌肯定会更加鲜明。


当我们四十岁左右时,双亲大约是七十多岁。我发现,这个时期大家通常都还不太关心父母的状况。

一方面四十多岁的自己正是忙于工作与孩子的时期,又或者因为难过或不忍看到原本健朗的双亲日渐衰老的模样,很多人因此别开眼睛不敢面对现实。

观察父母,某种程度是有点残酷。因为自己的父母不见得是「耀眼的大人」典範。然而不论双亲处于何种状况,他们还是值得参考的範本。只要用心观察,一定能够从中学到东西。

例如父母在健康层面与金钱规画方面完全没有提早为老年生活做準备。现在出了状况,身为儿女的你一边照料他们的同时也会明白到,「为了让老年生活不虞匮乏,我该先做好準备。」又或者你的父母非常深思熟虑、有远见,老早就把老年生活安排妥当,你也能从中学习到:「对喔,提早做準备很重要。」


我出社会到四十岁之前,几乎很少和父母碰面。

因为我二十岁左右就离家外出,偶尔返乡和父母见到面时也几乎没有对话,双方都很腼腆,不知该开口说些什幺。

然而四十岁之后,我开始定期回去看两老,努力维繫这份血浓于水的亲子关係。

常常关心他们钱还够用吗?身体状况如何?现在最重视哪些事物?

对哪方面感到不安?担心哪些事情?对哪些事感到恐惧?

我定期探视双亲,带着「未来的自己就在那儿」的心情,努力去了解他们的生活细节,我想这些都是唯有父母才能教给自己的珍贵课程。

当然有些事是即使碰了面也无法得知的,父母自然有他们不想让儿女知道的事,但是我们做儿女的面对这些纠结,只能努力一点一点去解开,别无他法。


如今我每次回去探视两老,都会发现许多惊喜。我父亲年轻时是个非常强势的大男人,但上了年纪竟成了一个和蔼谦沖的老先生,讲话总是客客气气的,不论对方是年轻人或小孩子,一律使用敬语,也绝对不用命令语气,看到父亲如此谦逊的姿态我不禁大感佩服。

后来仔细回想,发现我的祖父和曾祖父也是如此。一想到我们松浦家族似乎有随着年纪增长个性愈趋稳重的倾向,不知怎的忽然觉得很安心。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给40岁的崭新开始(新版)》,麦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松浦弥太郎
译者:阿夜

不论你正迎向哪个年纪,
思考自己将来的样貌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即便那看似遥远又陌生,就算再怎幺也想逃避,
却总有一天会倏地来到眼前。
等到那一天来临时,你会怎幺面对呢?

每个人在二十岁到四十岁的二十年间,都有过起起伏伏,谈过恋爱,面临过挑战与失败,
还有包括身为成人所不得不面对的无数现实。
这二十年来,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幺呢?
被唤醒的不好回忆、怯懦笨拙的过往,还有许多不愿想起的空白,
如溺水般将自己捲绕愈往不安深处拉去。

在四十岁停下来思考时,第一件该做的事就是「客观地认识自己」。
曾经有过的失败、开心不已的事、和谁起过争执,想到什幺就写下来,
做成一张属于自己的历史年表,诚实检视一路走来的轨迹,为未来崭新的三十年做好準备:
不停往前冲的人,请暂时停下脚步,再度思考清楚你的目的地;
止步不前的人,再度回到备战状态,思考清楚你的目的地。
然后,把自己当成是一年级生,以初次接触时的心情面对熟悉的事物,给自己重新出发的机会。

即使已经四十一、二岁,也或许不论几岁,都还来得及——

请毅然抛去过去累积的经验、知识与尊严,面对今后的一切事物时,都怀着宛如「闪闪发亮的一年级新生」的雀跃心情。请回顾一下,从出了社会到现在的这段岁月,你都做了些什幺?办得到的事,今后要努力做得更好;还未做到的事,在往后的日子里,至少要尽心学习其中一项。现在的你,拥有多少宝物呢?只挑出必要的东西留下,试着写下对宝物所怀抱的感谢或歉意,好好盘点你所拥有的宝物。人生的颠峰在七十岁,那幺四十岁后的三十年该如何度过?请具体想像自己七十岁的模样,你认为什幺才是耀眼的七十岁?四十岁以后的人生目标,不再是接受他人的付出过活,而是应该思考自己今后对于他人或社会能够付出什幺。若期许自己不依赖社会、不给人添麻烦,自始至终自食其力过生活,该怎幺做呢?

这本书的意义,除了指引我们用心活在当下的智慧,更具有如何写下完美句点的工夫。
期盼能够成为大家的助力,帮助每个人活出自我直到人生终点。

《给40岁的崭新开始》:向耀眼的70岁前辈学习「大人的丰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