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为何女人能是人妻人母,却不能是真正的政治家?

在中国历史上,女人干政一直是朝廷的大忌,即便出现了出类拔萃的女子,也只能退居幕后。看看《芈月传》里的女子。为什幺只能为人妻为人母,而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政治家,并且享有一个女性应有的爱的权利?

《芈月传》为何女人能是人妻人母,却不能是真正的政治家?

大型历史剧《芈月传》已播完,观众亦随着芈月跌宕起伏的一生度过了四十几个夜晚。电视剧情设置了无数的波澜,而结尾部分的高潮当是义渠王之死。当义渠君独闯宣室殿被利箭射杀而亡,芈月最是撕心裂肺、肝肠欲断。义渠王是在危难时刻几度救下芈月性命帮她夺取大秦江山并且以夫君相称的人,他们之间不仅有恩情,更有浓浓的亲情与爱情。但芈月也知道,唯有义渠王之死,才能保住秦国的江山社稷,使秦国免于重回四分五裂的割据状态。

女子为何只能在幸福的共名下牺牲自己的权力

然而,作为一个女人,芈月的一生也留有诸多的遗憾,不能与青梅竹马的黄歇长相守——这是时势所弄,人力无能,但对于义渠王的情感,芈月是完全有能力把控和选择的。倘若如义渠王的设计,芈月不做秦国的太后,而是随他回到草原,在天高云阔中享受草原上的日月星辰,在无拘无束中呼吸单纯的自然之气,与夫王和孩儿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做一个真正的王的女人,这岂不是令很多人羡慕的完美人生?

《芈月传》为何女人能是人妻人母,却不能是真正的政治家?

而且,芈月在回到秦国登上太后之位,以摄政之名平定了函谷关之围和诸公子内乱之后,就已经面临着人生抉择上的两难,这种两难是由她多重身份的不兼容造成的。

如果芈月放下太后的身份,随义渠王到草原,做一个在王的庇护下的小女人,一切矛盾和纠葛都会迎刃而解,赢稷将真正地独自拥有王权,义渠王有了合法的妻子,公子芾能与亲生父亲相认,一切看起来皆大欢喜,这是我们所熟悉的通俗电视剧的情节设计,这或许也是我们能想到的大团圆结局和一个女人最好的选择与归宿。

历史和理性告诉我们,是的,她不能。她是大秦的太后,因此不能与义渠王光明正大地生活在一起,而且为了保全太后的身份和秦国的利益,牺牲掉了曾经以身相许的人。因为她是太后,她也不能公开公子芾的真实身份,只能假借先王来当挡箭牌;也因为她是太后,她也不能光明正大地端坐在朝堂上为王,而只能以公子稷母亲的身份摄政。

是的,她不能,因为她生而为女子。女性不能为王,只能为妃、为后,只有狭窄的后宫才是她们施展聪明才智的舞台,钩心斗角去争得被大王宠幸的一点点权力。即便有为后的掌握了实权,最多也只能垂帘听政,并落得更多的骂名和道德上的讨伐。

纵使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王武则天,在位时亦受到政治伦理上的攻击与军事上的讨伐,死后谥号为「则天大圣皇后」,终也逃不脱为「后」的命运。在中国历史上,女人干政一直是朝廷的大忌,即便出现了出类拔萃的女子,她们有着超群的智慧与才华,有着无与伦比的干练和果决,也只能退居幕后,以隐身的形式出场。

 「太后」这一命名逃离了夫权但走不出父权的阴影

《芈月传》为何女人能是人妻人母,却不能是真正的政治家?

太后这一命名,虽然是从夫权中逃离了出来——不是威后、惠后,但依然走不出的还是父权的阴影:因为儿子,她们才成了母后、太后,被认可的权力拥有者是大王(儿子),而不是大王的母亲。与其他影视剧相比,《芈月传》其实已经淡化了太后芈月和大王公子稷之间的矛盾,从而放大了芈月行使权力的合法性,许多时候,芈月是独自坐在宣室殿听政议政的。

即便如此,我们仍能感受到女性的第二性身份,也能深刻地体察到女权主义者所力争的女权不是空穴来风,迴响在人们潜意识深处的恐怕依然是「女子不可干政」的古训,迴荡在历史隧道中的依然是对女子贤德的颂扬之声,那些曾推动过历史前进的太后们又有谁人知晓?由此如文章开始时的设想,芈月不应该做什幺摄政的太后,而理应随义渠王回到草原,做一位贤德的王后,这样的选择或许会获得更多的讚美和歌颂吧。

好在编导们没有把《芈月传》拍成大团圆式的浪漫言情剧,芈月从历史的褶皱中走了出来,从「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金科玉律中走了出来,以运筹帷幄、气宇轩昂的女政治家的形像走完了她的人生之路,完成了她的「霸星」之旅。(推荐阅读:「一个女生好勇敢喔」的保护魔咒!香港女生的台湾观察)

作者:周雪花

原文链接:中国妇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