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

书名: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从日出到日落,从东沙到南沙,海巡分队长侯建安带你一窥国际纷争中,被台湾人遗忘的美丽净土作者:侯建安/着,连秋香/採访撰文出版社:大是文化出版日期:2017/07/03

航程三天,三十度晃动,粉紫夕彩伴我行

相信绝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对于太平岛一知半解,可能将它比拟成小琉球或绿岛,以为只需历经数小时航程就能抵达的离岛之一吧。确实,要不是因公被派驻至太平岛,或许在我有生之年,「太平岛」这三个字,只会停留在教科书中。

民国102年3月4日午后,我提着沉重的行李,来到高雄港浅水码头的伟星舰上,随着引擎转动、缆绳脱解,正式与高雄港道别,就此展开音讯全无的三天航程。这趟航程在通过巴士海峡时,船身左右摇晃程度达30度左右,让人有些不好受,下次再开启手机时,人已经在岛上了。

《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

上岛的第一天,很幸运碰上豔阳高照的好天气,伴随着北风徐徐,让我在上岛的第一分钟,就爱上这绝美的热带天堂了!这沙滩、这蓝天、这碧海,看到眼前得天独厚的天然美景,让我一扫登岛之前的不安,完全被这如画的景致吸引。

《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

太平岛八景之最──日治旧栈道

太平岛也有所谓的八大美景,其中最美的景非旧栈桥莫属。

《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

位在太平岛东南角的栈道水泥基座,是日治时期建造,后来毁损再由国军修筑的历史遗迹。碧海蓝天有了它当前景衬托,从各个角度取景,怎幺拍都好看。这里也是日出拍照的热门景点。

为了不错过美景,有一阵子我每日清晨五点起床,整理好摄影装备及行头,急忙踩着单车,来到观音堂外的栈道拍摄日出。那段时间过着天天爆肝的生活,其实就是为了一窥大家口中流传的太平岛八景之最。虽然累,却也甘之如饴。

《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

白天的旧栈道又是另一种风情。某次我趁着退潮之际,走在潮间带的礁台上,由西往东望去,这ㄇ字型巨石搭配天空朵朵白云,彷彿置身在英格兰的巨石阵中。

《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

在高雄市的太平岛上,与越南看同一个日出

南海上错落着许多岛礁,而且分属不同国家,因而在国际上成为充满争议的海域,拜这样複杂的背景所赐,反而令我留下不少难忘的经验。

例如,太平岛附近的敦谦沙洲,与太平岛同属郑和群礁内的一座沙洲,位在太平岛东方约7浬处的水域,它在某次颱风中被越南占领,现在实质上受越难控制。

民国102年3月19日这天,我爬上这座岛上的制高点,一座七层楼高的塔台,从太平岛的方向望去,我看着太阳不偏不倚的从敦谦沙洲升起,剎那间,敦谦沐浴在一片金碧辉煌、闪亮耀眼的光芒中。

在忘我的美景中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虽然处于台湾的领土,却能与越南看着同一个日出,那种奇妙的感觉很难用言语形容,我只是本能的按下快门,让照片诉说当下的感受。不知到了傍晚,敦谦沙洲上是否也有人远望着从太平岛落下的夕阳?

《被遗忘的国境,太平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