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电费下调 4月征消费税 商家观望物价料难降

3月电费下调 4月征消费税 商家观望物价料难降

尽管国能捎来电费下调好消息,但因降低幅度小,无法让商家抛开消费税制的担忧及其他营运成本的压力,依然保持观望态度,恐令盼物价下降的消费者失望。

内阁早前宣布半岛电费自3月至6月,从300千瓦时起平均下调2.25仙或5.8%,即每月电费超过77令吉的用户享受降价,但被指降价不及4月份开始征收的消费税。

仅享受一个月蜜月期

《》记者向商企公会和电气代表咨询电费下调对物价的调控,众代表虽欢迎电费调降,却因消费税、劳工成本等因素,无法就此直言降低物价。

代表称经营生意不是简单的加减法,仍有许多影响成本和保障未来的因素需要考量,如3月电费下降5.8%后,4月便开始征收6%消费税,好比商家仅享受一个月的蜜月期。

记者亦向食肆探听食品价格走势,目前受访业者没有意愿在3月电费降价后马上调低价格,彰显电费小幅度下调的推动力,并不足以让物价下滑。

让厂商降低成本

有者分析,政府若需要针对物价调控电费,需要系统化电费的计算方式,将电费收费制度以使用类别划分,让生产必需品的厂商压低成本,进而调降物价。

不过,有代表认为商家降价与否,偶尔需要一股潮流般的“降价风”推动,但较多的因素是人为选择,希望商家能公道拟定物价。

应降生产线电费———电气工程师●张志坚

我国发电厂的主要燃料为煤和天然气,都是有限资源,易随着其国际价格波动直接影响发电成本,国能应该考量注重再生能源发电计划。

国能在国际油价高涨时公告电费需大幅调涨的理由,油价下降时却以不一样的逻辑表态不能大幅下调的顾虑,其实300千瓦以上下调2.25仙,对抵抗通货膨胀帮助不大。

若要针对降低物价调控,国能需根据不一样的用户类别实行不同的电费措施,尤其尽量降低生产线的电费,才可降低产品成本。

另一原因是国能公司向许多私人发电站购电,因合约绑定关系,无法在燃料费下降的趋势取得全面的成本减少,希望该公司能够检讨合约机制。

涨幅降幅落差远——霹雳咖啡茶商公会会长●黄明耀

茶室有耗电量大的冰箱和煮水器,用电占成本超过10%,电费下调虽是好消息,但下调率不到6%并不理想,3月份虽然电费下调,但4月份消费税实行后又再次回升6%。

业者在听闻电费将降下后,心里预计会调低10%,也考虑随着下降茶水价格,没想到电费当时的涨幅和如今的降幅竟是落差甚远。

目前新年期间许多成本提升的阶段,我们只能保持观望,倘若之后国际油价上涨,燃料成本提升导致电费上调,我们将会遭遇电费和消费税两面夹击的窘境。

主导物价因素多——厂商公会霹雳分会副主席●黄庆光

工厂平均用电量约占营运成本10至20%,国能下调电费对所有厂商来说已是很好的消息,规模大且耗电量高的工厂最为受惠,但业者希望能够长久一点。

厂商生产的成本,直接影响百物商品价格,从简单的加减法来看,电费降价确实应该降下产品售价,但主导物价的因素很多,许多商家会以其他营运成本因素表明不讲价。

实际上若大部分成本为汽油及电费的商家,应公道处理产品或服务价格,不过,价格定位还是要看商家,人为因素较强,而有时候需要一阵“降价风”推动。

外劳政策增成本——霹雳制衣厂商公会副总务●陈汉城

制衣厂的用电成本不高,约只占0.8%,因此本次电费下调影响不大,然而制衣厂主要面对外劳政策的问题,导致制造成本昂贵。

我国的外劳政策不全面,单一的措施无法满足不同厂商的需求,而制衣厂需要时间培育工人,但当员工已经熟练,2年工作期限也已经逼近,希望年限能够增加,才能降低成本。

外劳在最低薪金制下得付每人900令吉工资,但起初的生产能力难以达到同等水平,直到他们工作期限尾声才平衡成本转亏为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