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dan Poole,为疯狂三月而来的英雄

Jordan Poole,为疯狂三月而来的英雄

密西根大学的又一场胜利即将到来,乔丹-普尔随着计时器的走表声跳跃着。当蜂鸣器响起时,他跑着跳着穿过球场,与遇到的每一个队友击掌或拥抱致意。在32进16对阵休士顿大学的比赛中,普尔的压哨绝杀使得密西根大学得以在2018年NCAA锦标赛第二周周末亮相。在狼獾队(密西根大学的昵称)对阵佛罗里达州大的精英八强赛的胜利中,他只休息了两分钟。但他在球场上不停地急速奔跑会让你认为他是这支球队的MVP。

在某些方面,他就是(MVP)。他的教练和队友们表示,他在庆祝中展现出的无限能量只有一名从轮换阵容最末端脱颖而出、成为密西根大学第一替补后卫的球员不知疲倦的职业道德才能相匹配。 他在球场上的自信是有感染力的,这远远比他提供的上场时间和得分要重要得多。 「他总是很开心,」助理教练DeAndre Haynes说,「他总是让人发笑,帮助我们放鬆。他是这个球队的生命。 」


密西根大学是一支以高年级学生为主要力量的队伍,很少有新生有他这样的影响力。而当这个大一新生达到这一点所经历的事件是这样充满担忧的时候,这就更罕见了。作为全国排名前100的新人,普尔来到了安娜堡[译注1]并希望马上就能(作为主力)上场比赛。但事与愿违,他发现自己在这个赛季的头几个月里都是新生队的一员。有时,他直言不讳的性格会让他与教练们发生冲突。但是随着赛季的进行,普尔和他的教练们一起努力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完美定位。 [译注1]:安娜堡(Ann Arbor),美国密西根州第六大城市,世界顶尖大学密西根大学于1837年搬至于此,密西根大学也成为了安娜堡的一张名片。

当狼獾队的队员们聚集在台上接受西区赛区奖盃时,普尔站在了总教练约翰-贝莱因身边,用左臂搂着他。几个小时后,在去机场的巴士上,他和贝莱因在过道里会合,进行了一轮舞蹈PK。18岁的普尔和65岁的贝莱因在身后用手机充当的聚光灯的照射下,摇晃着肩膀,并跟着Mouse On Tha Track的《I Bet You Won’t》的调子挥动双手,这持续了15秒。随后两人在过道中间相遇,击掌并微笑着。

贝莱因教练和乔丹普尔热舞影片

贝莱因知道,这样的时刻和在训练中强调防守时手的位置一样重要。他知道这个新生对于狼獾队从最终四强赛中脱颖而出有多重要,不管他周六在对阵佛罗里达州大的时候出场多久。「很明显,」贝莱因说,「如果没有他,我们就不会在这里。」


「我很生气,」普尔说。在密西根大学的正式训练之前,一群狼獾队的队员会在初夏聚集在一起进行开放式体育馆对抗赛。在开放式体育馆里,规则很松,球员们可以自己叫犯规。在早期的一场比赛中,大三中锋莫里茨-瓦格纳在连续几个回合中都叫了普尔的犯规,后来普尔称这种犯规为「小宝贝犯规」。下一次上场时,普尔试图利用小伎俩和大三小前锋Brent Hibbitts争抢篮板球。当Hibbits跳起来抢篮板时,普尔在半空中推了他一把。当Hibbitts叫出这个明显的犯规时,普尔接住球并扔向了他。Hibbitts给了普尔一巴掌。普尔推了他一把,Hibbits回推。当他们几乎快要开始打架时,队友们把他俩拉开了。比赛继续,但是他已经传递出去了一个信号。普尔甚至还不知道所有队友的名字,但他已经清楚地告诉他们:无论是在哪里,对手是谁,他都会无所畏惧。

普尔就是这样长大的。他的父亲安东尼是芝加哥着名的西蒙职业学院的多项全能运动员,后来他去了威斯康星大学白水市分校打橄榄球。当安东尼和他的妻子莫奈特定居在威斯康星州的Menomonee Falls时,他开始在周日下午在当地的路德教会打野球。他会带上乔丹,并坚持让自己的儿子从一年级开始用一个NBA标準篮球在标準的10英尺筐上投篮。乔丹最初的篮球记忆是挫折,但他的父亲很快就在他周围组建了一支全国有名的AAU球队,威斯康星游乐场勇士队。在中学之前,普尔就已经能稳定地命中三分球了。虽然(父亲)安东尼是他的教练,但普尔从没有(在父亲那里)得到过及格。有一次,在中学竞标赛结束后开车回家的路上,安东尼对儿子特别严厉。「你打的很糟糕,」他回忆自己曾这样对乔丹说,「如果你想和其他孩子一样,只是享受乐趣,那这样很好。但是如果你想在NBA打球,你就不能像这个周末这样打球。(如果像这样打)你能够在海外联赛立足就已经很幸运了。」

当他们回到家时,乔丹跳下车,跑进他的房间并砰地一声关上了门。第二天,安东尼在门框上发现一张钉着的纸条,上面写道:「你有天赋,也许你有机会能打海外联赛。不是NBA。是出国。」在之后的几周,这是他与父亲的唯一交流。安东尼并不介意。他和莫奈把他们的儿子培养成一个尊重他人但却敢于挑战一切的人。如果他认为他应该得到比在试卷上更好的成绩,他们会鼓励他去找老师;如果他被吹罚了一个自己认为不应得的犯规,他们会鼓励他向裁判寻求解释。当他的私立中学坚持让学生们穿校服裤时,乔丹把裤腿捲起来,这样他就可以完全符合校规,但仍然很突出自己的存在。「我看着他并问他为什幺这样?」安东尼说。「但我们就是这样培养他的。乔丹不怕做自己。」在密尔瓦基的Rufus King高中,普尔从多个方面打破了篮球常规。首先,他在高一时就进入了校队;在总教练Jim Gosz治下,只有另外两名高一球员取得了这样的成绩。第二,他开始把自己的短裤捲起来——这是他如今在密西根的招牌动作。「我的第一条球裤看起来像是灯笼裤,」普尔说,「它们太糟糕了。但从我高三开始,我掀起了一场缩短短裤革命,随后几乎所有人都锁定了这一新造型。」

在高三开始之前,在自己高中几百名同学面前,他承诺加盟密西根大学。在Gosz举办夏季训练之后,贝莱因决定提前狼獾队2017届的招生,普尔正是该届第一位收到邀请的球员。这位高中教练(Gosz)喜欢贝莱因的进攻战术,认为他的学生会十分契合。在建议普尔接受邀请后,他们取消了其他大学的试训。

当普尔转入印第安纳州的La Lumiere学校来完成他的高四赛季时,他和一些备受瞩目的新星们并肩作战,如密西根州立的小贾伦-杰克逊。普尔仍源源不断地收到来自名校的邀请。但普尔从不动摇。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想象他能为密西根大学的粉丝们提供什幺样的表现。在一次採访中,他承诺让密西根在他的新生赛季就以「野性」着称——这是对伊利诺伊大学前锋马弗里克-摩根关于密西根大学是「白领」的言论毫不掩饰的回击。在球场上,他接受了替补球员的角色,帮助La Lumiere获得迪克高中全国冠军。「他几乎可以在全国任何一个大学打先发,而且他可能应该在我们这打先发,」他的总教练,Shane Heirman(现在是德保罗大学的助教)当时说。「但让他接受了我们替补球员的角色,这是对他的性格的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证明。」

普尔给密西根大学带来了同样程度的自信,这也使得他一开始与Hibbitts和瓦格纳发生了冲突。在那次事件发生后的更衣室里,Hibbitts来到普尔身边,两人握手并交换了电话号码。不久之后,他们发现他们有很多的共同兴趣。现在,他们一直一起聊天,一起玩堡垒之夜。几周后,在赛季开始之前,他们组建了自己的小队伍:drip boys。 在队内训练赛里,密西根的球员们通常被分成两队:蓝队(先发)以及黄队(替补)。但是在训练后,他们会按照是否属于drip boys来分头进行活动。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包括普尔、Hibbitts、大一后卫Eli Brooks、大一前锋Isaiah Livers、以及大二侧翼Ibi Watson。Drip club诞生于某次训练之后;普尔和Watson二人同时走出淋浴房并互相留意到对方的头髮——都是两侧剔短中间圆蓬的髮型——正在以同样的方式滴水。Drip和swag是近义词,因此他们

知道这个俱乐部的成员都是独一无二的。

Jordan Poole,为疯狂三月而来的英雄

「我们叫Isaiah加入我们,」普尔说,「我们说,『我们打算开始一项潮流。』于是我们环顾四周,发现Eli和我们也长得很像。我们拥有同样的髮型。于是我们说,『我们是drip boys。』但是之后我们想:『我们这个团队需要多样性。谁拥有自己独特的swag?』我们有几个候选人,但是我们看到[hibbitts]就认为我们应该把他拉进来。」大约一个月前,在密西根大学例行赛最后一个客场比赛前(对阵马里兰大学),贝莱因正在给球员们讲解录像。他在放到Hibbitts的一次投篮出手时停了下来。他试图确认drip boys都在认真看,这让整个队的球员都开始大笑。但是与此同时,drip boys中的一些成员意识到Coach B(贝莱因教练的爱称)可能比表面上更关注着他们。一开始,普尔和贝莱因顶头示意。与其他重点优质新人一样,普尔希望一来到学校就能够获得大量出场时间。但是在狼獾队(密西根大学的绰号)的头6场比赛,他一共只打了13分钟。「在你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后达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却无法打球,这是我所感受到最糟糕的感觉,」普尔说,「我不希望任何人有这种感受。」

Jordan Poole,为疯狂三月而来的英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和他的父亲、他的前教练、以及密西根大学的教练交流,试图找到进步的方向并挣得更多上场时间。他和Haynes的关係变得尤其密切;Haynes是狼獾队的助理教练新人。Haynes经常提醒普尔他唯一可以控制的是他训练的努力程度。他向普尔保证他可以想办法把他从板凳席末端训练到球队第6人。

一开始,Haynes担心缺少上场时间会影响这位大一新生的自信心。但是他迅速意识到了一个所有与普尔合作过的教练都了解的事实:他的自信心是无法动摇的。「他有的时候会把你逼疯,」Gosz说,「但是你可以在一次暂停期间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之后当暂停结束球员逐渐分散开往场上走去时,他又会重新以正常的方式对你。他真的很坚强。没有什幺事情能够影响他。当他站上球场时,他总是认为自己是最好的球员。」

他还会使所有的情况都变得有趣。当他在(训练中)排队上篮时,球离开手后他会在地上打滚,彷彿他被犯规了;随后他会突然跳起来彷彿在要2+1。在投中3分球后——本赛季他的三分命中率为38.8%——他会抖肩。当更衣室在防音乐时——无论是Quavo还是Chris Stapleton的作品——他是第一个开始拖着脚跳舞的。在比赛中,他最大化自己的每一分种。普尔隔扣防守者

随着赛季的进行,他会试图亲近那些第一映像不是太好的队友。「他就像每个人的小弟弟,」Hibbitts说。大二后卫Zavier Simpson补充道,「所有球队都需要在更衣室里有个像他一样的人。」他的舍友,同时也是他Snapchat影片的拍摄者Livers说,「当你去打仗的时候,乔丹是那种你希望身边能够有的人。」

在例行赛还剩12场比赛时,普尔已经能场均出场16分钟了——这表明了他开始赢得教练的信任。「他有着充分的自信,并且他会向你传递这一信息,」贝莱因说,「他从不畏惧吐露心声。他是一个每天都在成长、极好的年轻人。在他密西根大学生涯期间,看着他一步一步地成长非常有趣。」从普尔自己的角度看,他说这个赛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让他成熟了。但是这一路下来,他并没有丢掉自己打法中最重要的部分,「我从不怀疑自己,」普尔说,「无论情况如何,我都会持续努力。我知道如果努力不是为了这个赛季,那就是为了下个赛季。我一直都要去找寻让自己变得更好的方法。如果你开始丧失信心,那事情就要走下坡路了。如果你保持自信,那好事情就会到来。」


当普尔还只是Rufus King的新生时,他几乎没有任何出场时间。但是在州部分决赛中,Gosz选择在还剩11秒时将他换上,这时球队落后三分。普尔从右侧翼投入一记扳平三分球,于是Rufus King最终拿到了胜利。

当普尔是La Lumiere的高四生时,他在对阵国内篮球强校Montverde(Florida) Academy时在同样的位置命中了一记投篮。在大十联盟锦标赛和NCAA锦标赛之间的一个星期休息时间里,密西根大学的球员们为了保持比赛状态进行了一些队内对抗赛。普尔被分到了黄队,在上半场行将结束时,他们的队伍正大比分落后着。但是在半场结束的哨音响起之前,普尔投进了一记半场投篮。(之后到了)比赛最后一攻时,普尔在同一位置再次命中一记三分帮助黄队击败蓝队(主力)。「命中关键球不仅仅是他的行为,」Haynes说,「这更反映了他的性格。」

在对阵休士顿大学的比赛里,在普尔命中那个致命一击之前,美洲狮队(休士顿大学的昵称)似乎志在必得。休士顿两分领先,他们队的大四前锋Devin Davis正在準备罚球两次。他的队友Rob Gray则与普尔四目对视,并问这位密西根新生他来自哪里。普尔回答道,「密尔瓦基。」「你将会回到那里,」 Gray告诉他。

几秒种后,Davis两罚全失。普尔(在空中)伸展双腿,弯曲手臂,射出了那记左右胜负的投篮,将Gray送回了家。一周多以后,普尔和他的队友依然沉浸在绝杀的喜悦中,他们在绝杀之后满场飞奔,脸上洋溢着笑容。但是普尔不希望他的绝杀球被仅仅当做绝杀来被世人记住。他更希望这被当成帮助狼獾队避免淘汰并冲击队史第二冠的一球。这是因为他在密西根的光荣事迹并非不只有这一个闪耀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