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设计的时代》:人口老化、税收减少,建筑师的「人生游戏」

作者:山崎亮

「创造时代」的结束

日本的总人口数已减少,年龄结构也出现变化。其中最明显的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如此一来,税收也会跟着减少。如果不大幅调升所得税率,或者祭出革命性的消费税率调涨措施,税收自然而然会减少。然而,骤然提升税率势必遭遇困难,说不定真的会引起革命。即使不至于到革命的地步,也极有可能引发政治剧变。与其如此,执政党自然不可能甘冒风险毅然决然大幅调涨税率。

因此,最终只得减少行政的财源。随着地方分权进展,需由地方自行处理的事情有增无减,预算却有逐年减少的趋势。生活在这种时代的市民,如果依然抱着「将城市交给行政部门处理」的态度,政府机构最后便无以为继。以营造业来说,过去「只要盖公共建设就能振兴地方」的想法已不再适用。2006年的国土交通白皮书即指出,公共建设的相关预算有可能锐减。日本过去用在铺路造桥、兴建水坝等公共设施的「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经费,到2000年止持续增加。但是从2000年约18兆日圆为分水岭,整建社会资本的经费自此开始减少。预估2006年以后社会资本的整建经费推算,将与日本的人口推算曲线大致呈同样的山形,接着往平缓的山麓下降,一路减少至2030年。

不仅如此,2020年几乎看不到有关整建社会资本的「新设」经费。也就是说,取消了兴建新的图书馆、博物馆及美术馆的经费。对于从事建筑设计的我来说,这项预测一出炉,当下即深感时代的剧变。

建筑师的「人生游戏」出现变数

长久以来,建筑师的脑海里都有一套独特的「人生游戏」。游戏的起点是住宅设计。首先动用亲朋好友的关係,找出有住宅设计需求的人。幸运接到案件,便使出浑身解数设计。接着将完成的「作品」拍下美轮美奂的照片,投稿至建筑杂誌。有幸刊登在杂誌上,即表示自己的「作品」获得肯定,往后更容易接到工作。设计了几间个人住宅后,陆续接到了集合住宅、商业设施或办公大楼的设计案。随着「人生游戏」继续推进,总算接到公共设施的设计案。不论是小型的公民会馆或公园的厕所,一旦接到公共设施的设计案,感觉社会地位便高了一些。接着更上层楼,设计规模较大的图书馆、市公所、博物馆,最后终于成为设计美术馆的「大师级人物」。

建筑师自然不认同前述有关社会资本整建经费的推算资料。因为预测中提到2020年几乎不再有公共设施的新设项目。新进建筑师若是想要跃升为大师,必须在未来7年内把握机会设计美术馆。现代新进建筑师所处的时代,已不同于1941年出生的建筑师安藤忠雄先生及伊东丰雄先生所处的时代。如今的时代,新公共设施的建设经费愈来愈高昂,新进建筑师如果还认为理想中的建筑师生涯,就是要在国内累积丰富的设计经验,再凭藉耀眼的成绩活跃于国际,整体来说,他们的未来将陷入危机。根据这项推算,2020年以后不仅没有经费兴建新的公共设施,也可能删除汰换旧设施的经费,甚至连公共设施的修缮作业也岌岌可危。唯一保留的预算,全是既有公共设施的维护管理经费。重点即在于如何运用。而这笔仅存的维护管理经费,并不是只用来维护,重要的是如何管理。当前的时代,最需要的是利用有限资金有效管理公共空间的方法。

时代的变化

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整建经费推算的走向不一定呈左右对称的山形。或许真是如此。2006年的国土交通白皮书是在自民党执政时期製成。民主党执政后,喊出「从公共建设迈向人文关怀」的口号,兴建新公共建设的预算有可能删除得更快,但也有可能引起与营造业关係密切的议员反弹,让公共建设的新建案得以继续发包一段时间。不管怎幺说,往后兴建新公共建设的案子不太可能像过去那样增加了。

也有人问我,东日本大地震后,营造业的工作是不是比以前多了?然而,查看1995年阪神淡路大地震的灾害修复费即可了解,针对震灾的灾害修复费用佔整体社会资本整建经费的比率相当低。即使东日本大地震是史无前例的大灾难,山形的经费推算图表实际上也不会再爬升一次,形成两座山头的推算曲线。

有的人虽然明白公共建设会减少,但是不觉得民间的建设工程也会减少。关于这一点,可查看年间新屋开工户数的推算资料。在此之前,日本营造业每年在日本全国建造的新屋约140万户,未来预估一年会减少60万户左右。日本的家庭户数从2015年起逐渐减少。在家族人数减少的情况下,实在很难认为想要盖新房子的人会变多。因此,合理推测往后的新屋开工率会减至目前的一半以下。反过来说,增加的是空屋(图1-5)。现在全国平均14%的空屋率,到了2060年会增加为55%。换句话说,包括东京银座在内,全国平均每2间房子就有1间是空屋。银座有一半的房子是空屋,这一点自然难以想像。如果这是全国的平均值,即表示山地离岛地区3间房子就有2间是空屋,或者4间房子有3间是空屋。

《社区设计的时代》:人口老化、税收减少,建筑师的「人生游戏」

以上是以营造业的例子为各位说明,相信其他产业面对人口减少的时代也开始出现各种变化。教育界、社会福利业界、观光业界也必须改变以往的做法。想要改变,需要的是创意发想。其中一个方法就是让市民参与推动建设。将公共建设全部交由行政部门处理的时代已宣告结束。从今以后不能再「将城市交给别人处理」,「自己的城市由自己管理」的态度愈来愈重要。多数市民拥有这种观念的地区,愈容易激荡出富有创造力的产业。最重要的是带动当地居民的士气,让他们愿意花心思规画城市的未来,并且付诸实行。我们希望透过社区设计的方式设计一套流程,让当地居民能自行发现、彙整以及解决所处城市的课题。

如今人口已开始减少。山地离岛地区某些地方的人口也在这20年来持续减少。有一群人在这些地方以独特的方法永续创造自己家乡的未来。这些先见之明为日本展现了未来的方向,成了人口减少时代经营管理地方的典範。我十分期待与这些人合作展开活动。

相关书摘 ►《社区设计的时代》:难以向他人说明自己职业的「社区设计师」

书籍介绍

《社区设计的时代:用「不造物的设计」概念打造二十一世纪理想社会,全面探究社区设计的工作奥义、设计总体方针,以及如何与社群团体培养合作默契》,脸谱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山崎亮
译者:庄雅琇

在充斥着「孤独死」、「无缘社会」、「少子化」、「农村高龄化」、「区域发展不均」等问题的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日渐严重,面对这样的社会演进,我们真的束手无策吗?其实,正是在这样的社会里,我们更该靠自己的双手重建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连结,让地区重生、活化为独一无二的社区。要达成这个目的的方法,就是「社区设计」(Community Design)。

本书作者社区设计师山崎亮,自2005年创立社区设计组织Studio-L、推广以人为本的社区设计,至今已二十余年。2011年,他将过去的案例集结出版成《社区设计》一书后获得广大迴响,社区设计这个概念也开始拓展至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特别是在台湾,近年已在台湾各地举办过多次工作坊,台东县政府更聘请山崎亮担任「点亮南迴」计画的国际顾问。

《社区设计的时代》:人口老化、税收减少,建筑师的「人生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