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论》假疫苗番外篇:强国的裂痕在三座大山

《芋论》假疫苗番外篇:强国的裂痕在三座大山

近日,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将近一个月,已获将近三十亿人民币的票房。中国电影自 2002 年底以来,电影总票房每年以百分之二三十的速度飞涨,然而,儘管票房快速成长,却难掩佳片不多的事实以及电影与社会脱节的批评。

《我不是药神》并非批判性的电影,但电影中所述场景却触及中国一般老百姓的神经,不但票房惊人,也引起社会热议。

不只是白血病问题!

《我不是药神》从一位邋遢中年鲁蛇的故事开始,他受白血病人之託前去印度走私医治白血病所需之药。之所以如此,因为中国进口的药太过昂贵,病人与家属无力负担,印度所生产的药效果相同但远远更为便宜。就从这个线索演绎出其他情节。

这部电影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可说是大片时代里少数触及社会真实生活的作品。当然,这部电影为求上映,在最后一幕也说明了中国政府面对进口高价药问题已有处理。有趣的是,虽说是由白血病带出走私对与否为主题的电影,但电影中对医院的描述,却触动了一般中国老百姓上医院的複杂心情。

《芋论》假疫苗番外篇:强国的裂痕在三座大山三座大山压在中国人民身上

昔日中国毛泽东有「三座大山」的说法,在他看来,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犹如三座大山压在中国人民身上,以致人们无法喘息所以必须革命。

上不起学原指大学公费,无需缴交学费,但开始必须缴交学费之后,学费飞快成长。而后的上不起学,渐渐指的是上公立幼稚园困难,甚至必须透过潜规则运作缴交赞助费,此外,小学阶段的补习费用也随中国经济而成长,赞助费同样是其中的要素。买不起房则指原来中国单位制之下,员工与工作单位之间的关係不仅是工作关係,单位还必须根据职工的工作年资、家庭人口等综合考量分房给职工,这也就是单位福利分房。然而,90 年代末期朱镕基任内取消单位福利分房制,自此,中国全面进入商品房时代,也就是要房子自己买。

医院高墙

有趣的是,房价或是上小学要付赞助费等问题早已成为影视作品乃至小说的内容,例如《中国式离婚》、《蜗居》、《裸婚时代》等等,唯独医疗问题怨声载道却无发洩出口。

《芋论》假疫苗番外篇:强国的裂痕在三座大山

总的来说,中国的医疗问题分为几个层面:一是合理的医疗体系应该像是金字塔,普通的感冒发烧小诊所解决即可,严重的病症再到医院,如此可以分散医疗资源,也让医院医生较专注于困难病症。不过,中国医疗体系并非金字塔结构,不像台湾大街小巷都有普通诊所,大小疑难杂症都往医院跑。也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产生了第二个问题-号贩子。所谓的号贩子就是有人提前排队取得号码转卖给病人,中国医院是激进资本主义的展现,挂号费价格视医生有所不同,专家挂号费较高,这尤其是号贩子的最大利益来源,一个几十元上百元人民币的挂号费可以转卖成上千人民币。弔诡的是,明明已是网路时代,中国医院也可以网上约诊挂号,中国的医院也想去除号贩子问题。微妙的是,号贩子就是能够存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真的是中国式智慧与生存之道!

潜规则依旧有效!

通过层层关卡看到医生之后,可能会再有几个问题发生。一是无谓的检查,发烧看医生,医生可能要你先去验血、照 X 光,这些检查自然是为了增加医院收入。多年前,有记者眼见医疗问题丛生,佯装病人看诊,医生要他去验尿,记者故意拿茶叶水受检,结果医生告知之后要继续回诊检查。二是医生可能会开高价药,中国没有全国一统的健保制度,各省有各省的医疗保险範围,医生的高价药也许部分是在保险範围中,但有的是为了增加医院营收,医病之间在此时刻犹如博奕。

三是如果要开刀,给医生红包的潜规则少不了。有趣的是,中国早有求诊的专门网站,病人之间除了分享经验谈评价医生之外,也会在网站上询问红包行情。更为有趣的是,如果医生接受了红包,病人反而放心,这表示手术是在医生的能力範围内。总而言之,病人可能要通过层层关卡才能见到医生,医病之间的信任关係非常脆弱。中国医疗体系的问题确实不小,早在八年前,医学界最具权威的《柳叶刀》(The Lancet)便有<中国医生:威胁下的生存>便关注了几起中国医生因医疗纠纷被患者家属攻击的事件。

《我不是药神》撩起的是一般人对医院不愉快的记忆,有趣的是,也在《我不是药神》上映之后,又爆出疫苗造假的问题。强国的问题不在海外势力的阴谋,在于自己的三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