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斜槓青年的距离:新世代价值观,不再被一份工作绑死

我们与斜槓青年的距离:新世代价值观,不再被一份工作绑死

如此带点黑色幽默的广告词,描述了大多数上班族的苦闷。每天早晨,许多人被开会讯息唤醒,赶着换上制式套装或西装奔往公司,同时还一面处理老闆交代的紧急任务、一面向客户传送会议资料,午餐时段则几乎都以便利超商的食物果腹。

绕着一个工作转,在职场上苦中作乐

对多数上班族而言,工作即生活,生活即工作,当人生看似在同一个工作上消磨,也只能苦中作乐。早期的茶裏王广告,也乾脆以这般上班族落入的窠臼,以及为工作操劳的心境,做成令人莞尔的黑色幽默职场广告。只要喝一口茶,上班族的舌尖随即重回甘甜,慰藉苦闷的职场压力。

然而,有一群人正在突破这座职场围城,他们说,生活不再是绕着唯一的工作打转,画上斜槓的人生,将展开无限可能。

不受困于一种人生,斜槓精神走出多元精彩

根据行政院主计处,台湾「非典型就业人口」的比例正逐年上升,平均年增率为 2.4%,略高于全时正式工作者之 0.8%。这群新世代职场人不再被正职绑死,而是逐渐踏出单一的工作环境,意识到勇于发展出「斜槓」生活,才有展开多元人生的可能。

「斜槓」概念来自英文「Slash」,出自《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当人类越来越重视服务与人才,创新的知识和创造力,将推翻工业革命后专业分工的教条。愈来愈多的上班族不再满足于固定薪水、固定工时的「专一职业」,而是选择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

做喜欢的事,回心中的甘

其实,斜槓不一定代表身兼多职,而是允许自己拥有多元的身份与角色,为生活增添更多色彩与可能性。茶裏王的最新广告,以五位新世代的职涯生活反映新价值观与趋势,也宣告了品牌的新沟通策略——做喜欢的事,回心中的甘。

我们与斜槓青年的距离:新世代价值观,不再被一份工作绑死

举例来说:外文系毕业的 Ken,跟大多数人一样,毕业后就进入职场,一磨就是八年。每天朝九晚六的上班节奏,却没让 Ken 忘记对音乐的热爱。每天都在等下班的他,总算等到了一个 DJ 的兼职工作,便从烧肉店的驻场 DJ 做起。从面对电脑转为面对现场群众,现在的 Ken 不仅已转行全职 DJ,也让「梦想可以当饭吃」这句话在他身上应验,一切都从不断挑战自己的「斜槓」开始。

我们与斜槓青年的距离:新世代价值观,不再被一份工作绑死

而不受工作意义綑绑的「大环艺术家」杨世豪,张开四肢,在大环之中旋转、平衡、摇荡,像颗车轮在人群中滚动。这颗承载他重量的铁环,已经载着他环游世界舞台,也载他滚出不同凡响的「斜槓」人生。杨世豪说,他到现在都不认为表演艺术是一个职业,宁可把自己想像成一个无业游民或流浪者。对他而言,这是生活,也是另类的工作样貌。

我们与斜槓青年的距离:新世代价值观,不再被一份工作绑死

另一个很热血的例子,是 Roro 的故事。攀登百岳、探潜海底或许是上班族渴望的度假行程,但对 Roro 来说,这就是她的工作。身为旅游体验师的她热爱户外活动,揹上登山包、身穿运动服装,脸上不带多余的粉饰,Roro 滴着心甘情愿的汗水,体验自然旅程并分享给观众。

广告里的斜槓世代,都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生,他们拒绝「被选择」,并愿意勇敢踏出单一的工作职涯,发展多元的工作价值与人生态度。茶裏王支持年轻世代做自己喜欢的事,回心中的甘,正如同大环艺术家杨世豪所说:「你喝起来会有点苦苦的,等到最后,茶会愈喝愈回甘,那个回甘才是你开始收穫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