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曾威胁退出超级工厂,与特斯拉关係降到冰点

松下曾威胁退出超级工厂,与特斯拉关係降到冰点

松下和斯特拉在电动车电池方面的合作,最成功的代表就是共同投资建设了特斯拉旗下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双方的合作前景广阔,可帮助松下转型成为动力电池领域最重要的供应商,特斯拉也能够获得电动车製造中最核心和昂贵的零组件,但双方合作五年后,最初的预期并没有兑现,关係急转直下,主要原因是特斯拉代表的几乎个人特色和灵活性较大的管理风格与松下这一百年日本公司所崇尚的製度和规範化管理相悖。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松下仍然是特斯拉唯一的动力电池供应商,但这个位置或许不会保留太久,双方的高层已经在彼此合作和沟通的过程中,就处理电池生产製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时相互指责,特斯拉公司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的行事作风已经引起了松下公司的担忧,甚至怀疑将核心业务与特斯拉深度绑定是否会威胁公司的未来发展。

松下与特斯拉就电池供应产生的分歧主要是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电池採购价格,特斯拉希望能够降低电池的价格,松下管理层已经明确拒绝了特斯拉降价的要求,且犹豫是否要与后者共建上海的超级工厂,特斯拉不断变化的电动车生产计划,导致松下的电池生产和供应陷入了巨大的困境。

2019 年 6 月财报会议,松下管理层遭到了许多股东的质疑,由于特斯拉电动车的销量和交付量不及预期,松下的股价在最近一年半的时间内下降了接近 50%。

特斯拉利用电动车的业务规模不断向供应商施压,超级工厂对降低电动车的製造成本非常关键,只有电池供应商的参与投资并共建生产线,才能在保证供给的状况下降低製造成本,从而帮助特斯拉制定更有竞争力的电动车零售价格,超级工厂是特斯拉电动车业务成功的关键。

与特斯拉合作五年的松下却对超级工​​厂的投资有着完全不同的态度,松下执行长官津贺一宏在被问及是否后悔投资超级工厂,他表示存在这种考虑,但这也是与特斯拉达成合作的唯一方式。但特斯拉的管理方式使得官津贺一宏在松下公司内部面临着许多压力,特别是有着日本传统企业管理理念的高层看到了马斯克在接受採访时吸大麻的行为,感到非常震惊,并质疑特斯拉公司的发展前景。

过去几年松下与特斯拉的合作也并非一直处于蜜月期,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曾对松下为 Model S 提供的电池定价相当不满,甚至在内部启动了电池製造业务,但经过几个月的尝试因成本较高而放弃,双方继续合作完成了 Model S 电动车的量产。

松下和特斯拉合作中遇到的挑战主要是双方的生产进度无法配合,松下往往按照特斯拉的要求进行电池生产和供给,却发现特斯拉的电动车生产製造进度远落后于时间表,由此给松下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同时日本和美国不同的管理风格也阻碍着合作的推荐,在两家公司之间有个关键人物,Kurt Kelty 曾在松下工作长达 12 年的时间,后加入特斯拉,他精通日语和工程管理,能够利用其在日本的工作经验帮助特斯拉解决与日本供应商合作时遇到的问题,在特斯拉 Model 3 量产前几週,Kurt Kelty 突然离职,最终导致双方的沟通出现了许多问题,曾主导建立合作关係的松下高阶主管 Yoshihiko Yamada 也因为年龄的原因退休,松下公司内部缺少了最重要的一位支持特斯拉的主管。

面对特斯拉不断要求降低、提高生产效率的要求,松下将盈利视为第一要务,CEO 官津贺一宏曾直接向特斯拉 CEO 马斯克表示,如果一再要求降价,则会考虑将超级工厂完全撤出松下的员工和生产线,并希望特斯拉能够在实现盈利后儘快支付电池费用。他的强硬态度并没有获得特斯拉的正面回应,后者在最后一刻取消了双方高管的会面。

官津贺一宏曾在 2019 年 6 月向媒体表示,如果超级工厂失败了,那松下和特斯拉都会失败。正是基于这一判断,才会对特斯拉提出撤出生产线的方案,但特斯拉并非必须依靠松下完成电池供应商,特别是在上海超级工厂即将投产的状况下,特斯拉已经先后与多家中国、南韩电池供应商沟通,有可能引入其他电池供应商进入上海超级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