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显学》论坛:电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网红显学》论坛:电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除了完成新旧任理事长交接,有鑒于过去这一年多来,网红现象正在各个领域加速发酵,累积广大的影响力,TiEA 也在会员大会上举办「网红显学:影响、媒体、内容与转换」论坛。

由 iCook 爱料理创办人萧上农 担任主持人,并邀请刚当选第 13 届台北市议员 / 上班不要看 - NSFW 频道创办人邱威杰 、PressPlay 策略长翁梓扬 、M 观点创办人洪岳农 担任与谈人,分享各自丰富的经验,以及对于网红经济学的第一线观点。

网红有三种:知识、娱乐和KOL

翁梓扬先对「网红」做简单的定义,大致上可以分为知识型网红、娱乐型网红和垂直领域的意见领袖。

知识型网红因为有公正性的疑虑,不太适合作业配而以付费订阅为主,娱乐型网红则比较像是艺人,以接业配和代言为主,还有第三种是垂直领域的意见领袖,最适合与电商合作,甚至也有自己成立品牌的趋势,想要成为意见领袖,一定要在某个领域有影响力,「千拌麵」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阴德值经济还是网红经济?

呱吉表示,网红一开始无偿製作大量优质影片而累积了「阴德值」,但是当开始贩卖周边商品之后,就会开始「消耗」,因此要随时检视自己的「阴德值」存款。也有观众问,最近「美的好朋友」也是阴德值变现所产生的争议,该怎幺看?

呱吉认为,从结果来看,「美的好朋友」其实没有朋友。「美的好朋友」骂人,呱吉也骂人,总是说政论节目是垃圾,媒体圈很讨厌呱吉,但是在其他圈子的朋友很多,在骂人的时候背后就会有一股支撑。

翁梓扬则分享,就网红经纪公司的角度来看,订阅数和营收之间的转换的确有很高的难度,尤其是「阴德值」会被消耗掉。所以经纪公司的重要任务,是协助网红持续生产有价值的内容。

Miula则分享自己的经验,提到网红应该要努力找出一千位愿意付费的忠实粉丝,才能确认自己生存的能力。最重要的是,一开始的付费者是将消费建立在对网红的喜好,持续下去就会消耗阴德值,所以一定要找出不靠阴德值也能把东西卖出去的方法,才不会到最后东西都卖不掉了。

怎幺成为网红?

观众也问到,要持续生产影片?还是久久生产一部很优质的影片?翁梓扬认为这是阶段性的不同,一开始必须频繁更新才能建立基础的订阅数,但是后面就必须用品质建立护城河。

呱吉也提到,一千订阅以下几乎是朋友同温层,如果连朋友都不看好那一定是内容有问题,要持续调整。到了一千订阅、未满一万的重点是选题,持续尝试各种好内容的可能性。至于一万订阅以上,就是个人才华的展现了。

到了这个层次,呱吉引述黄子佼的说法:「所有的演艺人员应该要做到不让人看穿、不让人看腻」。翁梓扬也补充,内容的创作已经从 UGC 升级为 PGC,除了越来越专业以外,节目时间越来越长,製作成本越来越高,拍摄技术越来越专业,都在建立起竞争的门槛。

电视的时代已经过去

呱吉为什幺创业当 YouTuber?因为过去在游戏产业,发现一年营收数十亿的游戏,竟然完全放弃电视广告,这在过去是无法想像的,但时代的转变已经来到黄金交叉,有线电视的订阅户不断下降,YouTube 的观看族群则持续成长。

Miula 也认为,虽然去年开始诞生了很多百万订阅的 YouTuber,但是 YouTube 的野心是要完全取代电视节目,所以其实空间还很大。

呱吉更表示,从去年由网红的身份当选台北市议员的经验,证明了政论节目是一堆垃圾,不需要上节目也能选得上。并且认为,一个收视率最好的政论节目也才 20-30 万人观看,随便一个头部网红的观看数都超过,这也是为什幺去年年底选后,很多落选的政治人物开始自己开直播,而不是去上政论节目。

怎幺不靠阴德值变现?

回到阴德值,所有与谈人都同意不能只靠阴德值变现,但是问题是除了阴德值,还有什幺管道可以延续阴德值所带来的影响力?

所以回到「美的好朋友」的案例,道德来换阴德值?还是拿知识还换阴德值?这就会有很大的差异,当你主张的是道德,也会被以道德来检视。Miula 就表示,当你教大家怎幺赚钱,你赚钱就不会有人骂你。所以同样的一件事情,你要去主张什幺,变得很重要。100 元成本的东西,能用 1000 元卖掉,你要主张这是本事?还是 100 元的东西,用 300 元卖掉,你要主张这好黑心?

所以即使是阴德值,来源不同,本质也会有所不同。而具有商业本质的阴德值,就很容易转化爲商业价值。

最终与谈人给的建议是,网红有两个领域的成长很重要:一个是内容的成长,因为竞争很激烈,你不成长就会落后,许多网红的影响力已经快速下滑了。一个是商业的成长,成为网红就是在创业,但是当你不懂商业,你就很容易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