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三千年》

书名:《耶路撒冷三千年》出版社:究竟出版社出版日期:2013年4月作者:西蒙.蒙提费欧里译者:黄煜文

《耶路撒冷三千年》

三千年前,犹太人在耶路撒冷繁衍生息;三千年后,犹太人还是在耶路撒冷繁衍生息。耶路撒冷不只是居住之地,它也是我们的首都。

   ──本雅明‧内塔尼雅胡(BinyaminNetanyahu),二○一○年演说

六日战争不仅转变、提升了耶路撒冷,也使它变得更为複杂,这段过程除了带有弥赛亚与天启的色彩,也具有战略和民族主义的意义。新愿景改变了以色列、巴勒斯坦人与中东。仓皇的决定,出乎意料的征服,从灾难边缘偷来的军事胜利,不仅改变了相信者,也改变了不信者与渴望相信者。

* * *

一九九六年九月,内塔尼雅胡开凿一条地道,从西墙沿着圣殿山的边缘开挖,最后通到穆斯林区。以色列一些激进分子企图往上朝圣殿山开凿,但很快就被伊斯兰宗教慈善基金会(Waqf)用水泥封住洞口。此时突然有谣言传出,以色列人挖地道是为了破坏伊斯兰清真寺的地基,结果引发暴乱,造成七十五人死亡,一千五百人受伤,这起事件说明考古学在耶路撒冷值多少人命。不是只有以色列人将学术政治化,而被政治化的也不只是考古学:事实上,历史才是最重要的政治工具。

巴解组织禁止巴勒斯坦史家承认耶路撒冷曾经有犹太圣殿──这是阿拉法特亲自下的命令:他是世俗的游击队领袖,但一碰上以色列人,就连世俗的民族叙事也受到宗教感染。一九四八年,阿拉法特与穆斯林兄弟会合作发起耶路撒冷圣战,他赞同伊斯兰教对耶路撒冷的意义,把法塔赫的武装支部称为阿克萨烈士旅。阿拉法特的侍从坦承,耶路撒冷完全是他「个人的执念」。他把自己看成是萨拉丁与欧玛尔大帝,而且否认犹太人与耶路撒冷有任何关联。巴勒斯坦史家纳兹米.朱贝说:「犹太人对圣殿山施加的压力越大,对第一圣殿与第二圣殿的否认声浪就越大。」

在开凿地道引发暴乱后的紧绷日子里,以及当以色列人计画在所罗门马廄兴建犹太会堂的谣言传得满城风雨之时,以色列人允许伊斯兰宗教慈善基金会清除阿克萨清真寺下方的古代厅堂,然后使用推土机挖掘楼梯,并且在希律门厅建造新而宽敞的地下清真寺,又称玛尔万。残余的土石直接丢弃。以色列考古学家对于基金会方面粗鲁地用推土机刬平最需要细心处理的遗址感到惊讶:考古学成了这场宗教与政治战争的输家。

以色列人对和平并未完全绝望。二○○○年七月,柯林顿邀请以色列新任总理埃胡德.巴拉克与阿拉法特前往美国总统休养地大卫营。巴拉克大胆提出了「最后」方案:百分之九十一的西岸土地,连同巴勒斯坦首都阿布迪斯,以及东耶路撒冷所有的阿拉伯人市郊,这些全交给巴勒斯坦。旧城主权仍属以色列,但巴勒斯坦拥有穆斯林区、基督徒区与圣殿山的「管理权」。圣殿山清真寺下方的土地与地道──特别是圣殿的础石──仍归以色列人所有,而这是第一次,犹太人可以在一定人数限制下在圣殿山的某处祈祷。旧城由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共同巡逻,但必须去军事化,并且完全开放。以色列已经同意给予巴勒斯坦旧城一半的区域,但阿拉法特要求获得亚美尼亚区。以色列同意了,于是等于给予巴勒斯坦四分之三个旧城。儘管温和派阿拉伯政权施加压力要求阿拉法特接受,但阿拉法特觉得他无法达成巴勒斯坦人有权利回归的最后方案,也无法接受以色列人对圆顶清真寺拥有主权,因为这是属于全伊斯兰人的。

「你想参加我的葬礼吗?」他对柯林顿吼道:「我不会放弃耶路撒冷与圣地。」但他的反对存在着更基本的理由:在会谈过程中,阿拉法特令美国人与以色列人感到震惊,他坚持犹太圣殿不是位于耶路撒冷,而是位于撒玛利亚的基利心山。这座城市对犹太人的神圣性完全是现代的虚构物。在同年稍晚的会谈中,此时柯林顿的任期只剩几个星期,以色列愿意让出圣殿山全部的主权,只要求与圣殿山底下的至圣所拥有象徵性的连结,但遭到阿拉法特的拒绝。

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反对党利库德党领袖夏隆又为巴拉克带来头痛的难题,他在以色列警察重重护卫下,大摇大摆地走向圣殿山,他的「和平讯息」显然对伊斯兰至爱的阿克萨与圆顶清真寺带来威胁。随后的暴乱升温成阿克萨的因提法达,一部分是丢掷石块的暴动,另一部分则是法塔赫与哈马斯以自杀炸弹对付以色列平民。如果第一次因提法达对巴勒斯坦人是有助益的,那幺这一次显然摧毁了以色列对和平进程的希望,使他们选择了夏隆,最后导致巴勒斯坦人的分裂。

夏隆镇压因提法达,粉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围困而且羞辱阿拉法特。二○○四年,阿拉法特去世,以色列人拒绝让他在圣殿山举行葬礼。他的后继者阿巴斯在二○○六年选举中败给了哈马斯。在经过短暂冲突之后,哈马斯占领了加萨,阿巴斯的法塔赫继续统治西岸。夏隆在耶路撒冷兴建隔离墙,这个令人沮丧的建筑虽然碍眼,却成功防止了自杀炸弹攻击。

和平的种子不仅遭到扼杀,还受到毒害;连推动和平的人也身败名裂。今日的耶路撒冷处于精神分裂的焦虑中。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不敢经过对方的社区;世俗犹太人迴避超正统派犹太人,后者因前者未在安息日休息或穿着不适切的衣物而向他们丢掷石块;弥赛亚犹太人企图在圣殿山礼拜,此举考验警方的决心,并且引发穆斯林的焦虑;基督教教团也争论不休。耶路撒冷居民板着脸,他们的声音带着愤怒,每个人──包括原本以为神圣计画已获得实现的三大宗教信徒──对于往后的日子充满了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