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怎幺过新年】吹号角、吃蜂蜜苹果,以色列有四个「犹太新

以色列虽号称是「犹太国家」,各个族群间(族裔、宗派、地区、政治立场等)对「犹太国家」的愿景其实有所差异。在立国之时,各派领袖作成了一些妥协。例如,本身是所谓世俗犹太人的第一任总理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与正统犹太教锡安主义领袖达成协议,同意两方(不信教与信教的犹太人)都不会试图强制对方接受自己对「犹太国家」的定义;主要的国定假日是根据犹太教经典与拉比所定的犹太节期。但因为族群间的歧异,难免发展了对这些节期不同的诠释及传统。「犹太新年」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犹太新年:啥时?

首先,对犹太宗教或文化有些认识的读者可能会知道,以色列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在每年西曆9月或10月之间,盛大庆祝的「犹太新年」(Rosh Hashanah)其实不是犹太教曆法中的1月1日,而是犹太教曆的7月(提斯利月,Tishrei)1日。

犹太教经典《妥拉》(注1)的〈利未记〉第23章与〈民数记〉第29章,都短暂提到在「第7个月的第1日」,不可工作(或当作安息日)、要举行盛会与吹角,但并没有明确以现今所通称的「新年」(Rosh Hashanah)来称呼这个日子。犹太教的《圣经》(或基督徒的《旧约圣经》)中的〈以西结书〉第40章第1节,是《圣经》中第一次指名道姓地提到「新年」(Rosh Hashanah)的地方,但此处也没有表明这天是特别的节庆。

事实上,犹太教的口传经典《米书拿》(Mishnah,又译:米示拿),一共提到四个「新年」,现今各地犹太人与以色列庆祝的「新年」,只是其中之一;其他三个「新年」分别落在「细罢特月」(Shevat的15日,大约西曆1月或2月)、「尼散月」(Nisan的第1日,大约西曆3月至4月间,也是犹太教曆上正港的一月一日)与「以禄月」(Elul的第1日,大约西曆8月至9月间)。

一个非主流的犹太教派「卡拉教派」(Kararite Judaism),就是在犹太教曆的1月1日(尼散月,西曆3月至4月间)庆祝「犹太新年」;该教派也主张,多数犹太人与犹太教徒庆祝的「新年」(Rosh Hashanah),以及尼散月、以禄月的新年,都是学习异教徒习俗的结果。

确实,有历史学者以为,多数犹太人现今盛大庆祝的、落在秋耕时节的新年,是他们的祖先过去受到近东邻其他族群的习俗所影响;也有学者认为,这个新年正好落在秋耕及雨季的开端,故可说是农曆的开端;许多犹太教拉比则主张,提斯利月的第1日「新年」、至第10日的「赎罪日」,是一段「敬畏的日子」(the days of awe),因此犹太人在这个新年,纪念神创造天地 (注2)。

【外国人怎幺过新年】吹号角、吃蜂蜜苹果,以色列有四个「犹太新

既然犹太新年、如同其他犹太传统节日,源自宗教经典,犹太新年的几个重点仪式都与宗教息息相关。例如《妥拉》与其他犹太教经典提到的「吹角」,就是必备的仪式。另外,犹太教徒也会上犹太会堂,并把犹太新年当作安息日一样地进行守节 (注3)。

有些哈雷迪教派犹太教徒,还会去拉比的陵寝朝圣。最近几年,许多哈雷迪教徒会在新年期间,前往乌克兰境内、位于「乌曼」这座城市的纳赫曼拉比(Rabbi Nachman of Bratslav)陵寝朝圣。由于每年在犹太新年期间,来自以色列的朝圣者众多,乌克兰甚至让以色列派驻警力,前往当地协助维持秩序;去(2018)年的犹太新年,以色列外交部首度在当地特设临时的领事馆,协助前来朝圣的以色列游客处理突发状况。

然而,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口中,世俗人口其实佔大宗。根据美国皮尤中心在2016年公布的民调,在以色列的总人口中,自认为世俗(secular,或希伯来文的hiloni)的人佔了40%。因此,许多世俗犹太人对宗教式的庆祝方式是陌生的。有些长大后随朋友在新年期间去犹太会堂的世俗犹太人,往往对会堂的仪式感到新奇。

世俗与其他并不虔诚信仰犹太教的家庭,还是会有些新年的「仪式」。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几项新年时必备的食物。

犹太新年:吃啥?

就像世界许多族群,食物在犹太新年及许多犹太节日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一般说来,普遍常见的包括苹果沾蜂蜜、椰枣、红石榴、黑眼豆、韭菜、瓜类、甜菜、鱼头等,各有其象徵意义的食物。比如吃甜甜的苹果沾蜂蜜,象徵有一个甜蜜的来年;吃多子的红石榴,象徵在神面前充满义行;吃鱼头,则象徵在新的一年会更加进步。

【外国人怎幺过新年】吹号角、吃蜂蜜苹果,以色列有四个「犹太新

然而,不同族群背景的犹太人,不同的饮食风格也会呈现在新年的庆祝食物中。以祖先来自东欧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Ashkenazim)及祖先来自中东的米兹拉希犹太人(Mizrahim)来说,他们新年的餐桌也会有所差异。比如新年必备的鱼,许多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会準备鱼丸冻(gefilte fish,又译:鱼饼冻、调和鱼);口味比较重的米兹拉希犹太人,则会準备通常很辣的、以番茄为底的烩鱼(chraime)。

这两道鱼料理,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两个犹太族群的文化差异。米兹拉希犹太人的父辈、祖父辈来自邻近中东或北非国家,不像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是东欧或欧洲犹太人后裔。由于祖父母辈及祖先的中东历史渊源,米兹拉希犹太人在食材与香料的运用上,口味比阿什肯纳兹犹太人重许多。因此,米兹拉希犹太人的料理通常会比较辣。饮食节目中常可以看到米兹拉希犹太人自豪地说,我们「米兹拉希犹太人」懂得什幺叫做真正的食物。对他们来说,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的食物比较「假掰」,份量很少且味道很淡。

儘管在年轻一辈的以色列犹太人中,父母辈通婚的情形已经让阿什肯纳兹与米兹拉希犹太人之间的界线,变得比以前模糊得多,但偶而他们的饮食、文化差异都还是会在日常生活中显现出来。可以想见,在节庆的场合到朋友甚至男女朋友的家中拜访,若双方来自上述或其他不同的族裔背景,常可能会有不适应的问题。

分歧的艺术

本文所述对犹太新年的不同诠释、理解及饮食习俗,仍不减多数犹太人在秋收时节庆祝「犹太新年」的事实。就像是世界各种文化,特别是对移民在民族历史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民族来说,文化或习俗的歧异本就会随着时间与移民等变动而产生。但能够有这样的理解,也会对于了解一个民族、甚至国家,有所助益。


注释

注1:《妥拉》对许多正统犹太教徒可能有两种意义:第一,指所谓的《摩西五经》,即《旧约圣经》(或犹太教《圣经》)的前五卷书;第二,也可泛指所有犹太教经典。笔者在此处採用第一个意义。注2:也有些拉比认为,提斯利月的犹太新年是纪念神创造「人类」、而非「世界」。注3:正统犹太教徒守安息日时,会避免「做工」。《米书拿》中列举了39项被视为「工作」的行为,例如:种植、揉麵、烘煮、生火、宰杀食物、切割等。此外,这些行为的「延伸」也会被视为工作。例如:沿着捲筒卫生纸的撕痕把卫生纸撕开,就是「切割」的延伸,所以守安息日的犹太教徒,会在安息日前,先把足量的捲筒卫生纸撕好,放在厕所,以便在安息日使用。另外,安息日时,煮饭是禁止的;不过犹太新年期间,是可以煮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