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

【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这里那里】无拉港新村有一只长颈鹿

同行的老朋友们都是老饕,所以一看见那个罗惹摊位就兴奋到好像小孩子不小心闯进糖果屋一样。我曾经是个无可救药的文艺腔青年,所以特别留心人家在打造长颈鹿故事馆之余,如何保留一栋新村房子的特色……

听说茨厂街附近有一家美真林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什幺来的?肉乾店吗?”美真林,听起来就像是美珍香的弟弟嘛。不是肉乾店啦,是咖啡屋,英文名字叫做Merchant's Lane,翻成中文就是美真林。至于为什幺是Merchant's Lane呢我就不知道了。我感兴趣的是,听说这家咖啡屋的前身是旧妓院。不过我对他们如何把旧妓院改装成咖啡屋,以及他们如何呈献食物都有意见。反而是隔壁由马联旅社改装成的Cho Cha Foodstore比较令人惊艳,虽然我觉得“foodstore”这个字不太贴切,foodstore不是食品店吗,中文名字粗茶食馆就好多了。Anyway,不管是美真林还是粗茶食馆,其实都不是我这篇文章的主角。其实我想说的是,虽然生活在鸡笼坡,但我跟这个城市感觉始终隔着距离,一种心理上的距离,以至于我对这个城市常常不闻不问,连这个城市的哪个角落又冒出了什幺样的咖啡屋都不晓得。

当我跟老朋友们来到长颈鹿故事馆的时候,有一点点讶异,有一点点开心,有一点点佩服,全部罗惹在一起,很有一种“这是雪兰莪收保得最好的秘密”的感觉。我觉得自己比较像是一个来马来西亚吃风的外国人,而且是出门前不做功课有路就走的那类,我还以为长颈鹿故事馆是个什幺书都有的图书馆,其实目前只有童书,连建议我们一起去找长颈鹿的老朋友也不晓得,她还带了几本大人书来捐给他们,不过他们还是收下了,不知道是出于礼貌呢,还是因为这些大人书以后可能会用到?听说他们将会把长颈鹿故事馆打造成一个文创空间。可惜我收集多年的绘本全都送给了一个绘本控朋友,要不然我会捐给他们。

长颈鹿故事馆的前身,是蕉赖特殊儿童中心的一个货柜箱,后来前馆长李顺荣才把它搬迁到无拉港新村,并发起“一人一板,齐心建造故事馆”这项活动,获得很多热心人士的支持,大家纷纷捐出各种建材,木板啦花砖啦马桶啦,这些。为了养活这只长颈鹿,他把故事馆的一半空间拨出来,设立了一个咖啡角落,週末也会卖些吃的。屋外还有一个卖罗惹的摊位,同行的老朋友们都是老饕,一看见那个罗惹摊位就兴奋到好像小孩子不小心闯进糖果屋一样。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曾经是个无可救药的文艺腔青年,所以特别留心人家在打造长颈鹿故事馆之余,如何保留一栋新村房子的特色,拍的照片不是一扇木窗,就是洗手间的花砖。还有一条走廊,木板墙上是一排排用木衣夹夹住的儿童画,是台湾巴楠花部落(哪里?)学校的小朋友画的,画他们心目中的长颈鹿。我爱小孩子的涂鸦,所以在那条走廊上留连了许久,结果打扰了一头本来在那里午睡的流浪老狗,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我很开心能够跟老朋友度过了一个闷热但愉快的下午,毕竟这样的机会,是聚一次少一次。

(文/ 图:野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