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berg唔係孙中山

Zuckerberg唔係孙中山

卢凯彤、林夕、王宗尧、谢安琪、何韵诗、张敬轩等亲民主立场的名人艺人,一个又一个被五毛与土共「举报」,被批斗小事,断大陆米路事大。虽说大陆生意不可做,但事实上香港如弹丸一般的小市场,确实养活不了多几个红人。当然,香港仍有其「造星」价值,然而对好些艺人来说,无法北上犹如打断大动脉,故有所顾忌实属可以理解(但不表示赞同)。

撑某种立场绝对有代价。我们是凡人,难以明白代价。收入当然是重点,然而期后引伸的影响更深远。简单讲,若某国际品牌要找亚太区代言人,得悉某艺人在大陆「出事」时,他就会失去机会(因为智力正常的market会相当敏感),失去的是一整个地区的曝光机会。失去影响力,自会失去更多工作机会,这是恶性循环。

既然代价如此巨大,为何艺人名人仍「铤而走险」?大抵是良心驱使。既然属自发,作为同一立场的支持者,又是否应向对方投以回报,以支撑为你付出的人呢?很显然,香港主流「黄丝」或政治关心者在此环节出了问题。

观察多时,香港「黄丝」似乎搞错了对象,误以为Facebook发声等于影响力巨大,在Facebook上恶名昭彰等于现实上不受欢迎,在Facebook上消失等于在现实艺能界中消失;事实不然,你讨厌的人在上千至万计的report、分享及咒骂后依然屹立不倒;你拥护的朋友,即使赚得数万个like,但换不了一碗饭。

我们会耻笑港妈说45个like等于「商机无限」,但面对自己「同意就like及share」的表面行为,又有否採用同一準则看待之呢?

再说另一个残酷的现实给大家听,Facebook的设计是有计划地让用户只接收自己中听,和自己喜欢听的信息。比方说,某某page发表一条信息,如like数在10分钟内急速上升的话,Facebook系统便会将信息推上更多人的Facebook首页处;反之亦然。Facebook处理信息的手法无需向大众交代,亦不需付政治责任,纯粹出于商业考虑,方便建立广告平台予商家针对目标族群。使用Facebook的商户或网络艺人或者关心Facebook设立的游戏规则,但一般用家(或玩家)显然不会,反之觉得「很自然」。Facebook逐步建立、修改法则是「温水煮蛙」,但作为用家,又奈得他何吗?

不过,香港人就是急功近利,亦不会钻研细节(虽然大部分正常人都不会),结果是like和分享自己的立场的信息,然后无间断接收自己喜欢的信息,看自己喜欢的人。其他与他立场和口味相左的,电脑系统已早一步自动排除了。

转头像,like post,在网上说支持,衰口讲句等于精神鸦片。Facebook让用家有种错觉,自己令世界变得更美好,发放了更「彰显人性光辉」的信息,表达了自己的良心与风骨。可是,世界在用家的Facebook小圈圈下依然运作。

你讨厌王晶,在网上大骂《赌城风云3》合拍卖港,但它依然上映;你骂阿G.E.M.出卖香港乐坛,实情是她在大陆搵真银;梁烈唯变成「负皮王」,却丝毫影响不了他和MasterCard及TVB的合约。

你有你自我感觉良好,世界有世界的运行,是Facebook最愿见的状况。因为,Facebook最想你自我感觉良好,逗留在网上多一点时间,再看多一点广告。

林夕上不了大陆,最后多了几个like,又如何?给他1000000个like,也换不了一碗饭。这点,我必须再强调。

要实在地支持他很简单,买他的书,买他写的歌就可以。

有搞革命的心值得可嘉,但请记住,Zuckerberg唔係孙中山,他没义务,也没打算帮你香港人搞革命。